[生活杂谈]

理财与科幻,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一生悬命”的活着

浏览:165 评论:0
2016-9-5 14:47:42 来自理财生活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一生悬命”是一个日剧里经常会出现的体现日本人拼命工作的词汇,不过我在这里并不是要评论日剧时代,而是以这个非常形象的词汇引出最近中国科幻界的一件大事和最新上映的一部美国的经典科幻系列电影。
       大家会觉得科幻和理财有半毛钱关系啊,到一个理财社区讨论科幻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不过我脑子还好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其实他们是真的有很大的关系的。所谓科幻为大众所知的就是对未来世界科技的预言,很多著名的科幻作家其实是真真超越着他们的时代的,做出了许多在后来实现了的科技预言。但也可以说是由于许多技术型的人才受到了科幻作家的启发而实现了那些似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对于我这种纯文科生的科幻爱好者来说,其实所吸取的所有营养都形成了我对人性、对大势的判断。
        对于我们大多数比上绝对不足、比下又还有所余地的人们来说,科技的发展总是在突然惊艳我们之后,又归于了看似漫长的平静。手机是最明显的工具,在20多年前人们惊讶于电话不用电线之后,归于了10多年的平静而直到智能手机的出现让我们突然发现电脑可以变成手机的大小,又归于10多年的平静之后,现今是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的生活都处在了无时无刻不被“窥视”的情况。你的消费记录,你的打车路线,你的存款余额等等。都在大数据的分析之下无所遁形。很多人呼吁保护隐私,不过我倒是觉得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你虽然失去了隐私可是却获得了极大的方便。
        而且隐私这种东西一旦变成大批量的商品,普通人的隐私也就没有被窃取的价值了。比如那些明星,以前还有狗仔跟拍隐私闹出那么多打人事件,现在倒好,人家的团队自己就会直播所有让人看得一清二楚,谁还会对狗仔拍的东西感兴趣。普通人就更不必说了,你的隐私真的没有太多人感兴趣。只要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的最底线就行。那有的人又来说了,那那些女高中生被骗身亡的就是隐私泄露啊,这么严重的后果你还视而不见吗?我只能说这是我们教育体制和贫富分化的悲哀,并不是大数据科技本身之过。其一、智能手机上会有诈骗电话标注,前提是你只要最低1、200元买个二手的基本的智能手机。其二、这些可怜的小姑娘们要是稍微会上网,可是去查学校官网电话,就可以咨询清楚。其三,如果我是骗子,我的电话记录、收款记录等等都是被记录的一清二楚,只要有人查可以很快的查到。真正是“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可是有些悲剧的造成,正是科技不发达带来的严重后果。
       说了这些还没讲到正题,所谓正题就是你对未来的判断是怎么样的?你准备为了什么而“一生悬命”的生活。而我希望从以下这些科幻作品中汲取营养。
      中国科幻界的大事就是一个80后的女作家郝景芳的小说《北京折叠》获得了雨果奖,和正在上映的美国经典科幻系列《星际迷航》3(其实应该是13)。
        我无意于影评和比较,只是正好觉得我脑子里有根弦,把他们两者搭在了一起,小说我没看完,电影我看完了。《北京折叠》是一种底层视角,是一个月薪一万的垃圾工为了自己捡来领养的孩子上一个月学费一万五的幼儿园,而不惜“一生悬命”穿越三个层级去完成一桩“生意”,在中间层级和上层层级所见所闻的故事,暂且不说阶层的严密分化残酷到了剥夺了以时间为载体的生命(第三阶层只有8小时,第二阶层是16小时,而第一阶层的人是他们相加的24小时),只小说对于现实的嘲讽描写就非常刺痛人心,我一个工资都没有一万,可是我确实知道北上广深的垃圾工的收入(他们现阶段还是自由职业者,并不称之为工资)可以达到一万,而且一个月学费一万五的幼儿园也算不得顶尖。
         不过我并不完全认同小说的理念。小说里写道其实科技的发展可以使用机器代替底层垃圾工处理所有的工作,不过是为了让他们得以生存就不以机器替代他们的工作,即所谓第三阶层的人连剥削的价值都没有而只能被“圈养”。
        我所知道的邻国日本对这个社会问题的处理就可以看出来,并非都是以一种统治阶层剥削劳动人民的绝对对立而存在,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传统的力量。比如日本的残疾人也是需要工作的,而且是政府组织的企业里,从事的虽然是一些简单的流水线加工工作,生产的产品也因质量不太好而亏损经营,可是在人格上他们是被界定为正常的,也是需要他们“一生悬命”的工作,对于政府来说,即使拿钱补贴企业的亏损也还是不能养着一帮不劳动不工作的废人。不仅是对残疾人生存权益的最好尊重,也是营造好的社会风气的重要一环。残疾人不是以一种行动的减税证明的尴尬方式存在于各个国企事业单位里,更多的是一种对于人意识和意志力的磨练。
      从这个意义看,小说中第一阶层对于第三层垃圾工工作的处理就没有那么的恶意和虚伪了。
        而《星际迷航》电影系列是绝对的精英视角,进取号是星际联盟里最先进的战舰飞船之一,而它的舰长也是一个有着精英家族背景的成绩优异但有些叛逆的地球年轻人,屡创奇功而成为最年轻最有为的舰长。萌货兼好基友的”尖耳朵“也是来自另一星球的精英家族,甚至是宇宙版的”哈姆雷特“,因为他而使得整个瓦肯星遭遇毁灭。所以人家自带复仇背景。
         第三部的一开始就是精英舰长在无尽的宇宙旅行中迷失了自我,觉得找不到自己奋斗的方向,而好基友尖耳朵更是在继续做一个未知宇宙的探索者和做一个复仇复国的王子间纠结。正在此时又遇上了一个任务,去救援一个未知星球物种的幸存者,然后去到一个复杂的未知星云的深处去搜救她的飞船。
         影片经过一系列的叹为观止的视觉享受后,给出的内核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与影片开头精英们的迷茫相呼应,这次来势汹汹足以毁灭整个星际联盟或是只实实在在准备毁灭了基地的行动,来自于一个古老的地球宇航员,他曾是个英雄但被黑洞吸入,他对于星际联盟基于所有星球人种和平和友好的理念,由自己被抛弃的基点出发生恨,一点一点积蓄力量而成为一个势力庞大的恐怖组织,
       总体来说,精英们在战斗中重新确立了自己人生“一生悬命”的方向,即维护星际联盟和世界和平,并为了更美好的宇宙勇于去向未知的领域探索。我想这对于被他们维护的大众来说,仍然是有意义的事情。
        我认为一个国家需不需要精英阶层来进行管理这点毋庸置疑,只是何为精英阶层?我们应该有所定义。照成功学的角度讲,大反派爱迪生本是实实在在的精英,是第一个先进的飞船的舰长,在执行任务中被认为壮烈牺牲而成为一个英雄(虽然有争议),但在一个有着严密理念的组织架构里,你一旦不符合这个基本的理念,你有再多的功劳也是不应该被原谅的,你成了公敌毋庸置疑,可见精英阶层并非只是以自我的意识肆意玩弄大众的人。所有的人都应该符合时代的潮流,
       可是影片中的一个小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吉姆他们为了拦截克劳的飞船,快速确定了一个位置位于约克城基地的一个广场处,如果事出紧急而没有疏散人员,肯定是会有人员的伤亡的,那么牺牲掉一部分人就再所难免,那你说这是由精英阶层本身意志来决定的吗?不一定,是由伤亡人数的多寡和事情的严重程度来决定了。对于某个个体来说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可是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只能如此,没有更好的办法。绝对的公平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我们要做的是探知事态的严重性和方向性,尽量顺着生路奔,不要没脑子的一味奔命而跑到一个必须要被抛弃的死路里去!
       理财的脚步也是如此,不肯埋头苦干磨练生命和意志并以此作为原始积累,一味的想要投机取巧发大财的“懒鬼”,或是不愿学习和了解大势,非要迷信“自我智慧”或是小道消息的“蠢货”,不论你是哪个阶层都只能以失败告终。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