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知识]

金融监管或已“矫枉过正”,再这样下去股市“就该关门了”!

浏览:17545 评论:0
2016-6-1 11:03:21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我们注意到,就在A股“股灾一周年”之际,吴敬琏老先生最近在多个场合呼吁中国应坚持市场化的改革路径,中国的改革不是政府的改革,而是制度的改革。我想他老人家应是看到了一些现象……


从两年前高调突击“金融创新”,到现在拼命大搞“强化监管”,某些监管措施是否矫枉过正?是否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原则相距更远了?


说金融创新“一夜回到解放前”肯定有些过,但近年来强化金融监管,给人的感觉是“就差将股市给关了”!


没有金融市场化,则必然导致中国“倒退”回行政审批调动社会资源配置的“计划时代”,这显然与十八大所说的“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这一指导思想,明显是有距离的。


“赌场”的提法或许不对,但换一词又能好到哪去?寻租只是审批的影子!


我们认为,决策层对股市的“政策诉求”,已经从此前的“求稳”转向“稳定基础上的‘求变’”:为迎接注册制改革做准备,而且是从基础做起,从制度建设做起,从监管抓起。


今天,仍然有必要再次展开“股市监管体系应该如何完善”的大争论!


近期,吴敬琏先生“出镜”频率明显提高,四处发表演讲,谈的内容很多,但我们注意到,媒体对吴老针对股市问题的见解,已经有些“扭曲”,甚至有些“妖魔化”。


例如,只要吴老一谈股市,“吴敬琏炮轰股市”诸如此类标题就出现在网上,15年前“赌场论”一出,就有厉以宁、萧灼基、董辅礽、吴晓求和韩志国对这一观点进行公开回应(基本上是批判为主)。


如今,吴老再次指出A股改革滞后,官媒《证券日报》的常务副总编董少鹏立即反击称“‘赌场论’起了15年破坏作用”,他诘问到“2001年到现在15年过去,你对股市建设究竟作出了什么贡献?”


我们认为,吴老此时再次直指股市核心问题,进而再次引爆市场和媒体的争论,从根本上说,是当前股市发展遭遇瓶颈期,股市未来发展路径模糊,市场预期混乱的集中反应,恰在此时,吴老的有关观点,像是在滚油锅当中倒入了清醒剂,立马就有“炸锅”的效应!


博览首席经济学家李宏图先生指出,吴老此时“出镜”是担忧两个问题——


一是,肯定供给侧改革,但强调应坚持市场化的改革路径,中国的改革不是政府的改革,而是制度的改革;


二是,有关股市监管,在1990年代到21世纪初有一场“对于股票市场的监管体系应该如何完善”的大争论,这个大讨论在当前仍有必要。


无论对中国股市持何种观点立场,我们都不得不佩服吴老对经济和股市核心问题的“敏锐与敏感”!


我们近年来的体会是,自“股灾”,尤其是其后的“折腾式救市”以来,在“维护稳定、强化监管”的大旗之下,包括A股在内的整个金融市场,其相关改革发展已经进入“冷冻期”,个别领域,甚至是“倒退期”!


诸多十八届三中全会当中规划的改革措施,进展缓慢,有些甚至是进一步、退两步——


从两年前高调突击“金融创新”,到现在拼命大搞“强化监管”,政府的某些监管政策是否矫枉过正?是否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原则相距更远了?


说到这一年来,强化金融监管,尤其是执行中的乱象,给人的感觉是,“就差将股市给关了”。因为只有“关了”,就不需要守住风险蔓延的底线,监管执行起来再简单不过!


不是吗?


说好的“注册制”,不是“延期”了吗?


说好的战略新兴板,不是“暂缓”了吗?


说好的私募备案制,不是要“重审”吗?


说好的中概股回归,不也“冻结”了吗?


以此逻辑推导,如果再出什么问题,不就是要将股市“关门大吉”了吗?


……


也许金融创新“一夜回到解放前”,这个提法肯定有些过,但当前的金融监管局面又着实让人感慨良多,进而引发我们对中国经济前景的忧郁——


博览首席经济学家李宏图先生的逻辑中,经济改革包括国企改革必须金融先行,没有金融市场化,则必然导致中国“倒退”回行政审批调动社会资源配置的“计划时代”,这显然不是一条新路(习总书记强调“不能走老路”)。


这与十八大纲领中所说的“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的指导思想,明显是有距离的。


“一刀切式”的强化监管,斩断的不仅是金融杠杆,而是市场化,更是市场的信心!


反思这几年,博览首席经济学家李宏图先生认为,提出正确的问题要比正确的解决方法更为重要。究竟是金融创新错了,还是执行的方法错了?


如果是金融创新这一战略方针错了,则我们需要探寻其它的路,如果只是执行金融创新的过程中造成了失控,引发了整体金融风险,而金融创新的战略没有错,则我们修订方法。


同样,在持续近半年的金融强监管,有没有一刀切的监管方式?如果有,那就是金融创新的战略错了。一刀切,斩断的不仅是金融杠杆,而是市场化,斩断的不仅是金融链,而是市场的信心(从温总理讲过信心比黄金还贵后,再也没有听到了)。


过度的金融创新曾引发风险失控,而现在,过度的金融监管,会否导致中国经济失去活力?进而(由于改革停滞)引发新一轮“经济与金融”风险?


矫枉过正,矫枉必过正,一放就乱、一管就死,难道说,中国真的就摆脱不了这个定律?


我们注意到,“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这句话已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十五条。而“为了创新而创新,为了监管而监管”,显然这不是党中央的要求。


吴敬琏老先生最近在多个场合呼吁中国应坚持市场化的改革路径,中国的改革不是政府的改革,而是制度的改革。我想他老人家应是看到了一些现象。


金融监管的改革事关“证监会的饭碗问题”


以股市为例,证监会确有必要完善各项基础性的制度,但问题是,这些制度是为了更严的监管来完善,加大审批、加重事前监管?还是依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原则决定来完善监管呢?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这个问题做了很正确的原则决定:从事前的监管转向事中、事后监管,要从靠审批来监管转向合规性监管。


我们认为,针对去年股灾现象,多大程度上是监管层监管不到位所致,我们姑且不论,但如何提升现在与将来的监管方针,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因为,提出正确的问题要比正确的解决方法更为重要。


据媒体报道,高西庆曾经说,“证监会刚成立没几天我们在开会的时候,我觉得证监会的发行审批这个权力不应该有,应该放出去。但有人就告诉我不能这样说,不然把证监会的饭碗砸了,我才知道证监会还有饭碗的问题,那时候才有了这个概念。”


这个“证监会的饭碗问题”,很生动地告诉我们了行政审批的实质。


其实二十多年来,除了尚福林的股权分置改革,常被市场想起称赞,其它的都被湮没在K线当中了!


上市公司圈钱现象,不是更少了,监管层的工作不是更清闲了,更不是中小投资者更满意了,……这是深陷为监管而监管带来的恶果。


“赌场”的提法或许不对,但换一词又能好到哪去?寻租只是审批的影子!


如何处理开放与监管的关系呢?十八届三中全会对监管与开放提得很明确,就是“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前提下,进一步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


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直接面向基层、量大面广、由地方管理更方便有效的经济社会事项,一律下放地方和基层管理。


决策层对股市的“政策诉求”,已从此前“求稳”转向“稳定基础上的‘求变’”


就当前股市来讲,除了监管与市场化需要监管层深入思考外,还需要尽快恢复融资功能、稳步推进金融创新,恢复投资者对股市的信心,不因“股灾”而裹足不前。


这其中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注册制”不应该继续“延迟”(吴敬琏和高西庆都是力挺注册制改革的),注册制改革是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深化改革决定”里的,只不过由于去年贸然发动了政策牛市,这个改革被推迟了。


而据我们判断,高层似乎已经有意“在合适的时机重启、乃至加速”推进注册制改革的进程——


在5月9日“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上表态,让股市、楼市、汇市回归本义之后,部分经济学家们开始力挺注册制改革重新上马,这个想法其实是符合高层最新判断的。


“权威人士”对股市的论述是:股市要立足于恢复市场融资功能、充分保护投资者权益,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加强发行、退市、交易等基础性制度建设,切实加强市场监管,提高信息披露质量,严厉打击内幕交易、股价操纵等行为。


可见,决策层对股市的“政策诉求”,已经从此前的“求稳”转向“稳定基础上的‘求变’”:为迎接注册制改革做准备,而且是从基础做起,从制度建设做起,从监管抓起。从这个意义上说,注册制改革没有停顿,而是加快进行中。只是中央把这件事看得非常重,决心从基础上做好,所以最终推出的时间点还难以确定。


但站在国家战略上看,从“印钞票时代”(通过货币超发,激活房地产,推进城镇化进程)向“印股票时代”(通过注册制改革、审批制度改革激活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迈进是必须的,也是没有回头路的。


但愿中国股市从此不再有“政策牛市”,而是通过改革早日迎来“市场牛市”。


来源:跟我读研报(微信ID:FollowmeRR)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版块 更多
下载客户端
随手记客户端 直接扫描下载 ios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