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快讯]

肖锋:《欢乐颂》——为什么你嫁不了豪门,娶不了女神

浏览:9746 评论:0
2016-5-26 15:14:38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阅后即焚

对男人,选择一种婚姻是一生中最大的风险投资。而对女人,选男人如同选绩优股。

社会从来就是不平等的,所以才要追求平等,追求平等但不能平等。

外省人是城市之盐,善待外省人。


对男人,选择一种婚姻是一生中最大的风险投资。而对女人,选男人如同选绩优股。在婚恋市场上机敏的炒家最懂得在最佳时机出手。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长短。”这是刷爆朋友圈的《欢乐颂》台词。剧中五位女性在大都市寻找自己的位置,一个是情场中的位置,一个是职场中的位置。

婚恋过程本质上是一个公司筹建过程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专找大王八。

《欢乐颂》遵从的还是门当户对。女海归高管找大老板,女富二代找医生,女白领找小老板,小城女子找小程序员,女实习生还没人找……

就没有阶层穿越吗?生活的精彩就在意外,社会的活力就在混搭。婚恋是一场阶层穿越运动,即人们凭婚恋改换社会身份,古今中外概莫如此。这场穿越运动曾发生在1949年大军进城,女学生嫁干部和军人;而后又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女大学生爱上了诗人和存在主义哲学家。

年初,某上海女陪江西男友回农村过年,看到了第一顿饭想回上海的假新闻,犹如打翻五味瓶,引发吐槽无数。假如江西凤凰男未来是个马云呢?

婚恋过程本质上是一个公司筹建过程:

恋爱、试婚——项目可行性分析阶段,投资就开始发生。

结婚——注册登记并宣告公司成立。

生子——第一批产品问世,能否销出去还不知道。

离婚——清产核资,公司解体。 

找对象本质上是一个寻求边际效益最大化的过程。每个人都在找那个“黄金点”,然后一次性兑现,达到边际效益最大。只不过,女人的黄金点来得早,男人的来得晚。

《欢乐颂》中女白领樊胜美不断包装自己,包括用A货包包、首饰,都是为了把自身资产包装得有价值一些。当然,还有许多白领女性用“包包激励法”来升级自己,哪怕是A货也好——先买下个包包给自己的未来定位,然后朝这个位置努力。

樊胜美与小老板男友王柏川,一个把租来的房子说成自己的,一个把租来的宝马说成自己的。多数公司合作成立时各方都有夸大自身价值的倾向,所以要有财务顾问,高资产的婚姻也是要有律师的——还是我说过那句话:谈情说爱是美好的,谈婚论嫁是现实的

婚姻如炒股,不炒不升值。有时不是选择潜力股,而是一齐努力把他培养成潜力股。

对男人,选择一种婚姻是一生中最大的风险投资。而对女人,选男人如同选绩优股,搞不好砸在手里,而每抛一次损失的不只是股价,还有女人自身的价值。在婚恋市场上机敏的炒家最懂得在最佳时机出手。

智商不足情商补,情商不足实力补

富二代曲筱绡她爹在电梯里当着小区居民的面说,“这哪儿是人住的小区,要绿化没绿化,楼的间距这么窄!”可这小区是白领打拼族梦寐以求的,“不是人住的,难道我们是苍蝇蚊子吗?”于是有人总结道:智商不同不能成为朋友,财富不同不能愉快玩耍。尽管22楼的姐妹情像大学宿舍,但在房子和职场、情场上还是分出了三六九等。

有句话叫“智商不足情商补,情商不足实力补。相对智商情商,最难补的还是实力。

这部电视剧能成为现象级就是以戏剧化形式刻画了当前“中国二代们”不同的努力,除了官二代、农二代外(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你懂的)其他各色二代基本在内了。富二代曲筱绡凭几顿饭搞定一场投标,虽是演绎,但必须承认富二代来钱太容易(但比某些官二代又弱了),并且曲小姐还可以对打拼生活的小白领们冷嘲热讽。

社会从来就是不平等的,所以才要追求平等,追求平等但不能平等。

有评论说《欢乐颂》是一首中产进行曲,至少是准中产进行曲吧。它的社会学提示就是在都市光鲜生活的背后,坦然承认社会阶层的存在和固化,虽然也有奋斗,但与赵宝刚的《奋斗》相比,从爱情到事业,都充满了某种无奈。

外省人是城市之盐

外来人口最懂城市实力!过去三十年,上海以981万的净流入人口位列各大城市首位,成为外来常住人口最多的城市;北京的人口净流入数量达到822万,位居第二;深圳以782万的人口净流入位居第三。沪、京、深恰好是目前我国房价最高的三大一线城市。北京外来核心人群为权势者和暴发户,深圳为野心家和创业者,上海为中产、白领,这三个外来核心人群定义了三城房价价位。

当然,还有“世界工厂”东莞的人口净流入达到630万,位居全国第四。还有第五天津,外来人口达到了520万,比广州多出了20多万。

中国中心城市的活力来自外地人,尤其外地青年才俊。一个城市的活力来自新鲜血液,反之,城市要让外来者有奔头。

但城市善待外来者了吗?人口编外专家、携程的梁建章分析说,北京、上海这些城市的生育率只有0.7。如果没有外来人口流入,只要两代人,这些城市的出生人口就会只剩下原来的十分之一。严格控制大城市人口,让那些外地的年轻白领,买不起房、看不起病、娃上不了学,于是不得不做出离开大城市的选择。可能到最后,规模控制下来了,一大批精英却流失了。真是得不偿失啊。

2010年全国中位年龄是36岁,东北40岁,北京36岁,上海38岁。如果没有外来人口,北京42岁,上海47岁。47岁是什么概念?日本2015年中位年龄只有47岁,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外来人口,上海2010年的人口结构比日本的2015年还要老,能有什么活力?

所以,离开外省人北京上海必衰落。

外省人是城市之盐,善待外省人。

来源:功夫财经(微信ID:kongfuf)
作者:肖锋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版块 更多
下载客户端
随手记客户端 直接扫描下载 ios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