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学理财]

我摘下自己的面具,希望真实的我不会让你太失望!

浏览:10206 评论:0
2016-5-18 18:35:00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摘要

​我摘下自己的面具,希望真实的我不会让你太失望


最近跟一位素未谋面的好朋友讨论了很久关于理想化和贬低这个话题。他说对我有很多的理想化,觉得Joy这个人为什么没有什么缺点,为什么她很少哭泣悲伤愤怒恐惧,并且他在理想化我的时候,其实还伴随着贬低自己。我曾经也跟朋友们谈到过我会理想化别人的倾向,所以今天想邀请你一起探讨,关于理想化和贬低别人这两种倾向的话题。




理想化与贬低,一个硬币的两面



其实就像自卑和自恋是一对孪生兄弟一样,理想化与贬低,也只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当我开始理想化一个人的时候,我可能根本看不到他的真正模样,而是把我想象的完美形象投射在他身上。同时,如果这个理想化的力量足够强大,我会一直欺骗自己,拒绝看到所有他身上不符合我想象的信号。其实我们常常说的fall in love(坠入爱河),通常都伴随着理想化这个过程。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还会fall out of love(不再爱了):原来的荷尔蒙作用慢慢减退,我们慢慢看到这个人真实的样子,原来被我们因为强烈的理想化而拒绝看到的部分,也逐渐开始被我们看到。这个时候,“理想”可能就碎了一地。但到此为止还不是全部,我们可能很快就会陷入到另一种模式中,它就是贬低:突然间这个原来被我们捧做女神的女人不再是女神,她竟然也有那么多缺点,我们觉得自己被骗了,她怎么可以这样?!于是这个从前的女神,就变成了如今的“渣女”。


我想到从前我的一个来访者跟我讲到的故事。她说她特别喜欢潇洒姐,喜欢潇洒姐传递的“正能量”和鼓励女性独立自主的主张,并且一度到了非常痴迷的程度。但是有一次她去了潇洒姐的活动现场,发现她竟然在上台之前也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从此她心中的这个女神破灭了,那位曾经让她汲取了那么多精神滋养的偶像轰然倒塌。说实话,听完这个故事我自己也有些惶恐,我很害怕自己的这位来访者此刻对我的敬仰和尊重,也带着对我的很多理想化,然后我会像潇洒姐一样,在显现出我的脆弱时从高空狠狠地摔下。


所以你可能会问我,一个人为什么会把另一个人理想化呢?


每个人的理想化也许都会有不同的原因,这其中的复杂我也无法用自己有限的语言表达清楚,但是理想化最终,可能跟随着一个没有被实现的梦想。为什么这么说呢,美国婚姻学家John Gottman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发现:婚姻当中的矛盾,其实有64%都是不可解决的矛盾,而这些矛盾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彼此没有现实的梦想。


比如一位省吃节用的丈夫娶了一位想要到处旅游的妻子,对于丈夫来说,可能存钱买个大房子是他人生经历塑造出的重要梦想,而对妻子来说,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也是她人生经历塑造的一个举足轻重的梦想。从最深层次来说,在这段婚姻中,他们可能要帮助彼此去实现那些未完成的梦想,各自调整自己的目标,让两个人的梦想都能实现。


回到理想化这件事情上来,我曾经跟你分享过,那些被我理想化了的异性,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我投射出去的更加自我实现的自己。我相信你也一定听过这样一种说法:我们爱上一个人,是因为这个人符合我们内心的理想化伴侣模型。其实这个理想化,还是我们没有被实现的梦想。


假设一个男人总是特别喜欢漂亮姑娘,甚至他愿意像电影[My fair lady]那样,找一个没有共同语言的美艳女子,然后培养她的智力和头脑。这个时候也许我们不用急着去评判这个男人有多么的“肤浅”或者“好色”,而是问问他:你没有被实现的梦想是什么?也许他一直很自卑,从小喜欢的漂亮女孩都对他不感兴趣,所以漂亮姑娘成了他一个没有被实现的梦想。


其实我一直很抗拒被人理想化,但我自己也经常会理想化别人。我发现很多赞美之所以让我觉得别扭,是因为我并不认同被赞美的部分是我自己。当我觉得自己因为并不拥有的东西被人赞美时,其实反而有一种没有被人看到的感觉。


当然适当的理想化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如果我们真正看到对方身上的力量和潜力,然后让它们也同样被对方自己看到,并且深深地相信对方可以把自己的力量表达出来,这种理想化可能就是一种被相信,被看到的力量,最终它很可能会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我想这也是爱情中很美好的一部分:有研究显示,我们在一段良好的亲密关系中,对自己伴侣的评价会比周围人对伴侣的评价更高。因为我们真的看到了对方的很多未被表达出的潜力,并且鼓励和支持他们表达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在一段美好的关系中我们会说:I’m a better person when I’m with you(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我摘下自己的面具,希望真实的我不会让你太失望



其实我最希望的,还是让你看到最真实的我。不是因为你一定要这样看到,而是因为当你这么做时,你既给了我做自己的自由,也给了我们的关系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对你来说,我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二维”的存在,你听过我的声音,看到过我的文字,并且从这些只言片语中推测我可能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想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理想化的存在,就像我看到你在留言里的表白,既觉得你很可爱又觉得你说的真的不是我。


昨天晚上我写了一篇关于[欢乐颂]的文章,收到了好多人的留言,其中大概有一半都在质问我:为什么不看完整部电视剧,只看了8集,就开始写评论?还有一位读者给了留了一段非常有趣的话:觉得你之前的文章都特别的温暖,相比之下这篇有些刻薄了。


我相信我的确是做了一件不够客观的事情,我没有坚持看完42集的电视剧就写了这样一篇文章。但是亲爱的你,这就是你看到的最真实的我,我真的做不到看完42集电视剧,因为它不够吸引我。我主观臆断,甚至你也可以说断章取义,但我真的做不到完美。还有那位可爱的说我为什么没有原来温暖的读者,我想告诉亲爱的你,我不是所有的时候都让人觉得温暖,我只是尽力而为。有的时候我甚至还很尖锐,甚至也咄咄逼人,甚至被触碰到某些“冰山”时还是忍不住爆发,变成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怕的样子。但所有这些,都是最真实的,完整的我。


我当然也害怕你对我失望,但我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却在说:请对我失望吧,这样你看到的才是完整的我,而不是一个被理想化了的并不存在的人;请对我失望吧,至少我知道我们的关系还安全到你可以表达对我的失望;请对我失望吧,这样你才能意识到你每天都自己有多少失望,对自己有多少不切实际的期待。


说到这里我想再冒险讲一个故事给你。


前天是我爸妈来北京看我的第二天,那天晚上我爸爸的冠心病又犯了,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他十有八九更多是惊恐和焦虑发作。当爸爸问我最近的医院是哪家的时候,说实话我真的很担心那个晚上我要在医院里度过了,因为我随即想到的是第二天可能需要被取消的我的咨询,读书,写作和活动。


但我还是镇定了下来。我握着爸爸的手,也让他拉着妈妈的手,先跟着我们一起做深呼吸。然后我又开始询问他的感受和想法,让他把自己的恐惧和担心全都表达出来。我没有任何的评判,有的只是无条件的支持和陪伴。爸爸的手在我的手心里有些颤抖,我知道这一刻都他来说并不容易:所有他感到的恐惧是真实的,他的心悸,出汗,呼吸困难和头疼也是真实的。所以只有我坚定地在那里,镇定的跟他在一起,并且放下自己的焦虑去感受他的恐惧和担忧。


大约一个小时后,爸爸平静了下来,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平缓,脉搏和血压也基本恢复了正常。那个时候我真的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我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拿出了最大的力量,耐心和勇气去陪伴。但如果你以为这就是Joy的全部模样,你就错了。


其实当天晚上我也心有余悸,在安抚了爸爸之后,我感觉到自己其实也很想寻求一种支持和力量,可惜我当时真的找不到这个人,妈妈她已经疲惫不堪了。而那冰冷的手机里,深夜11点半还醒着让我想要去寻求支持和力量的人,我似乎找不到力量发微信给他。内心有个小小的声音期待他会奇迹般的问问我,可惜奇迹并没有发生。这也是真实的Joy,一个不是什么时候都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的姑娘。


最有趣的是第二天早上,因为8点钟我有个网络咨询而自己起床的时候已然快到时间了,我有点手忙脚乱。突然间我听到厨房什么东西像警报般的在滴滴作响,后面爸爸告诉我说煤气的开关好像坏了,并且因为不知道是否漏气,他把总阀门关了。说真的那一刻我好像突然间很崩溃,我心中有个邪恶的声音说:“看,你爸妈来这里就是来给你添乱的!他们从来都不干好事!” 


那一刻我哭着给煤气公司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维修,然后向我的来访者道歉说早上没有办法给她做咨询了。我知道我的声音里一定是充满了怨气的,因为这个时候妈妈开始责备我说:“因为这么点小事,你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 叮咚,她又按了我身上最一触即发的按钮。因为从小我的很多情绪都不被容许,哭是没出息的,愤怒是不应该的,“这么点小事有什么可委屈的”,所以长大后我特别介意妈妈对我情绪的评判。于是我也对她喊回去:“我就生气了怎么了,难道我生气都不可以吗?”


那绝对不是一个我为自己骄傲的时刻,甚至那个时候我感觉到的是羞耻,是对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的评判。那个早上飞速的过去,而我在10:30的时候还要去做一个面对面的咨询。我意识到其实这其中有很多复杂的情感,从前一天晚上小小的难过,到第二天早上自己因为来访者鸽子而产生的羞耻感,对爸妈发脾气产生的羞耻感,还有被妈妈按到的情绪按钮,这一些都发生的太快了,而我深陷其中的模样,真的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于是我做了做深呼吸,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走过去给了我妈妈一个拥抱,并且告诉她说:“刚刚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羞耻感,而不是对你们的怨恨。我们晚上有空再聊聊刚刚发生了什么好吗?” 那一刻我再一次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我知道我做了自己认为的最正确的事情。


所以这一切的面相都是我,那个理智镇定并且充满同理心的做爸爸臂膀的人是我,那个早上对他们发脾气的人是我,那个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想办法表达和修复的人也是我。我从来都不完美,也经常不喜欢自己在某些情况下的样子,但是除了拥抱复杂而多面的自己,我没有别的选择。我意识到自己的很多局限,比如当我妈妈不可避免的按到我的某个情绪按钮时(她是这方面的大师,哈哈),我的第一直觉还是会受伤。但我也知道我不会仅仅被这些局限定义,因为我永远可以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并且选择去给予她真正的回应,而不是自我保护的防御或者攻击。




如实,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爱



不知道此刻的你会不会对我很失望:原来Joy也是这么的脆弱啊!原来她也这么容易发脾气,她的心理学是怎么学的?


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你对我有任何的理想化,因为我只是一个在普通家庭里长大的普通女孩而已。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思想,那也只是因为我跟你一样,执着而勤奋的做着自我探索。就像我刚刚说的,我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希望你可以对我失望,就像你看到你一次次地对自己失望一样。


每一个理想化别人的人,基本都带着对自己的失望(或者说贬低)。我们其实在用那些我们理想化对方的“指标”来要求自己:我应该像女神(或者男神)那样智慧,永远温暖,永远不离不弃,永远正能量,永远内心强大......


可是亲爱的你,那样的人其实根本不存在啊!你一次次的评判自己还不够好,不够成功,不够漂亮,不够聪明,甚至当你看了很多心理学的理论和文章之后,又开始评判自己心理不够成熟,不够乐观,自我效能不够,不够自律,不够高自尊,那么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并且拥抱当下的这个你呢?

文章写到这里我有些激动,因为我意识到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给你的意义:我如实的存在,就是我能给你的最好的爱。我不需要你用任何形式来崇拜我(但我需要你尊重我的劳动和文字),我希望你看到的是一个有力量和爱,有自己的困难和挣扎,并且愿意一直跟你并肩同行的Joy,一个跟你共享一切人性光芒和黑暗的Joy。你才是你自己生活的专家,是你自己生命故事的共创者,是你人生舞台的主角。


祝亲爱的你,跟真实的自己同在,也跟真实的他人同在。


来源:繁荣成长工作坊(微信ID:FlourishingParty)

作者:Joy Liu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版块 更多
下载客户端
随手记客户端 直接扫描下载 ios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