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快讯]

知识未必能改变命运,但却是江苏家长们最后的希望

浏览:21665 评论:2
2016-5-16 14:48:07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江苏38000个高考录取指标外调所引发的振荡,牵动全中国考生家长的心。教育资源的分配一直争议不断,旺财见识有限就不发表意见了,而是请一位南京大学小伙伴写了篇文章,跟大家分享这几天的所见所闻,以及眼中的江苏高考考生家长。


北京西路68号。这里是南京。

 

“这么多年都没仔细看过,今天才发现,这里的建筑真漂亮。”一位母亲说到。她的孩子是一名南京的高中生,将有可能受到“减招”政策的影响。

 

4月22日,由教育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名发出《关于做好2016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编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2016年,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安排21万人,其中本科14万人,其中江苏省生源计划调出38000个名额。一石激起千层浪,江苏省学生家长反应激烈,要求“教育公平,取消外调”。




我并不认为江苏的家长们是要争取“公平”,他们其实是从利己主义出发,给子女争取教育资源,争夺向上的机会。但我也很难责怪他们,在教育资源分配根本谈不上公平的情况下,我们又如何奢望有人不谋私利?更何况家长们缩图谋的,是一个改变子女人生的机会。




1
家长要“公平”,争的是资源

 

北京西路两旁栽满了浪漫的法国梧桐,五月份恰是梧桐飘絮的季节,我看到家长带着口罩,还不停咳嗽。“为了孩子,我们什么都愿意做”,“这就是我们的态度,要让他们知道政策不是你可以随意、随便改的,我们要发出我们的声音”,几位母亲明显比较激动,她们希望取消外调的38000名额,在她们看来,这对江苏的考生不公平。

 

一位母亲激动的在人群中讲着:要帮扶西部可以理解,但是这38000是怎么来的?有数据调查依据吗?你说要支援中西部建设,那么那些中西部来的孩子有多少最终回到中西部搞建设了?他们有没有调查数据呢?如果最终没有回到中西部搞建设留在本地,那么现在是在和我们孩子抢夺教育资源,未来就要和我们孩子抢夺就业资源啊。

 

我想起了这两天在朋友圈流传的一句话:北大是北京的,复旦是上海的,而南大却是全国的。我不知道这位母亲有没有看到过这句话,其背后的逻辑如出一辙,大家都痛恨高考招生的地方保护主义,但是当调整涉及到自己子女切身利益的时候,却同样一毛都不愿意拔。

 

经历过高考的洗礼,对这位母亲并不理性的说辞不完全苟同,但我也能够理解这些数量庞大的父亲母亲的强烈诉求,当这个社会无法确保“教育公平”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利己主义,一切以帮助子女争取资源为目的。

 

很久很久以前,还没有这个规范的提法,2500年前,我们大家都认识的一位先贤叫孔子,他说过“有教无类”,可以这么理解,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平等的接受教育;或者,人原本是“有类”的,但是在受教育这个问题上,不应该区别对待。在物质生活质量、社会化程度明显提高的今天,关于“智与愚”、“贤与不肖”、“善与恶”等的“类”已经被大大弱化了,但在招考中“户籍”、“区域”方面的“类”却越来越严重,对于这些不公,人们的怨气在不断积蓄,。

 

38000个高考招生指标的调整,成为引爆情绪的导火索。我听到有些家长来自镇江,有的来自扬州。都四五十岁的样子,有的还添了些许的白发。他们原本可能是最不愿惹事生非的“沉默的大多数”,但为了给孩子增添哪怕一丁点儿渺茫的机会,他们也不愿放弃。

 

十多年前,高考是一些农村孩子改变命运的最有效的方式。在今天,对于一部分经济条件并不算好的家庭而言,让孩子通过高考进入高校获得高等教育,也是让孩子打破阶层限制的唯一方法。

 

其实深究起来,高考的源头是隋唐开始兴起的科举制,在历史上几乎是寒门崛起的唯一路径。在科举制之前,魏晋在选士(选拔官吏)上执行的是“九品中正制”,将人根据出身门第分为九等,一个人的成就和阶层,完全由他的血缘决定,只有出身上品,才有可能执掌大权,而出身下品的,就只能祖祖辈辈从事“贱业”。通俗地说,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在《欢乐颂》热播并引发全民讨论的中国,阶层固化已经是一个无可回避的现实,江苏家长们这一次为孩子争取的,不仅仅是教育资源,更是通往“锦绣前程”的一个机会。

 

2
高招指标分配:一个大写的地域歧视

 

户籍对于高考,似乎是明目张胆的“地方保护”。这已经被吐槽无数,甚至出现了“投胎技术说”,你上什么大学,一半靠投胎。如果你是投胎小能手,恰好捡到了北上的户口,那么已经算一只脚踏进名牌大学了。



 

北京上海两座城市历来被当作高考的“特权”城市,生源少,优质教育资源多,“据2005年统计,北京地区有985高校8所,211高校23所;上海分别有3所和9所,而考生人数最多的山东则分别只有2所和3所。在考生数量上,北京不到10万人,上海11万人,而山东高达67万人。以985和211高校的数量和当地考生人数之比来衡量,北京地区分别是山东的27倍和58倍,上海则分别是山东的9倍和20倍。”

 

但是,山东应该还不是最糟糕的那一个。

 

这种配置失衡对于拥有优质资源的本地学生来讲已经是重大利好,相对而言,其他地方的考生要想考入北京上海的高校,分数线比上海考生要高上一截。

 

2000年, 除了上海之外,共用过全国卷,当年的情况又是如何?“北大录取的北京考生的最低成绩远低于山东、河南、陕西等省。2001年,北大录取的文理科分数线分别为571和615,为全国倒数第二,仅高于上海(分别为509和524)与河南(两科都是517)。相比之下,北大在山东的文理科录取线分别为640和664,在湖南分别为640和645,在浙江分别为620与668,均远高于在北京的录取分数线。”

 

“我们的孩子很苦,进入高中以后经常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一个母亲说,“可录取分数还那么高,不是我们的学生差,是政策的原因让我们上不了211,上不了一本”。

 

我听说过“考生素质论”:北上等大城市的考生素质高,见识广,知识结构全面,比小地方、偏远地方的同学优秀,这种素质不一定会体现在试卷上,所以要用一定的低分来补偿,因此,本地考生适当低分。好像有一定的合理性。

 

初听起来,这就是一个大写的地域歧视。但我抛开情绪仔细想了一下,也不能说这种说法完全没道理。但即便考虑到这个因素,北京上海高校录取本地生源的比率还是过高。一些上海高校毕业的朋友说,当年上大学时候,班上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同学是本地人。无论用什么理由来解释,三分之一的录取率,都站不住脚吧。

 

除了“户籍”的不公平,还有区域的不公平。因为除了省外的歧视,还有一种叫做“省内”的歧视。经常有人嘲笑人口大省学生“高分低能”,比如山东、河南、安徽等。可这种现状又是如何造成的?

 

“高分低能”不是高校缩紧在人口大省录取的借口,而正是优质教育资源稀缺,“地方保护主义”盛行,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可能性的结果。

 

《中国青年报》曾经报道过山东某些县级高中生生活,“他们早晨5点起床,晚上10点20熄灯,还有不少同学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读书;高一、高二每两周放假一天,高三则每个月放假一天;没有音乐美术课,每周一次的体育课也经常被取消;从课堂到食堂一路小跑,早晚饭各只有15分钟。”在这种学习压力下,培养出来的学生自然只能是“高分低能”,但是山东地区的应试教育恰恰是被高考地方保护主义逼出来的结果。

 

“事实上,山东考生所面临的地方保护主义不仅来自北京、上海等省外城市,而且也来自济南、青岛等省内城市;这些城市不仅拥有山东大学和中国海洋大学这样的名校,而且录取线比省内其它地区低20分,从而进一步加剧了山东一般地区考生的竞争压力。”由此可见,高考的不公平现象已经不仅仅是个案,江苏、湖北的事件只是一个触发点,这种现象在全国都是普遍的,为什么这件事可以引起声援无数,经历过的,都懂。

 

谈起教育资源这件事,虽然江苏家长们说是要争取“公平”,但其实只是在为自家孩子争取教育资源罢了。有的家长说得非常直白;“自己孩子还没喂饱还去把口粮送给别人?”

 

我觉得应该这样理解他们心中的那句话:没错,南大是全国人的南大,北大也是全国人的北大,复旦也是全国人的复旦。同处一个国度,手心手背都是肉,教育这碗水要端平了大家才服气,就算没有绝对公平,那么至少,相对公平。

 


3
孩子的前途,已是家长唯一梦想

 

遇到的一位皮肤黝黑的爸爸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他是扬州人,当年差点考上了南京的某个211大学,后来只去了南京工业大学。

 

他说,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少,一个镇出来两三个,大家都知道。现在不一样了,大学生那么多,谁家孩子要是没考上,很丢脸。

 

2016年高考的考生们,年龄应该主要在18、19岁,出生于1997、1998年。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应该都是独生子女,一个人承载的是整个家庭的期望。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得到父母以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6个人的呵护,而在未来,他们也是整个家庭的希望,会逐渐成为“顶梁柱”。

 

而这些考生的父母,目前的年龄可能大多在38岁到48岁的区间内,他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正好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剧变,他们目睹了中国财富差距的一步步拉大,对于“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应该是深有体会。他们的阅历也告诉他们,高考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转折点之一。作为父母,最不希望子女再走自己走过的弯路,遭遇自己遭遇过得遗憾,所以很多父母都信奉“再穷不能穷教育”,将孩子的前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靠谱的幼儿园,父母苦逼的去排队;天价的补课费,父母乐呵地往外掏;抢手的学区房,父母熬夜去抢拍;弹拉跳唱,只要是可以闪闪加分的新技能,父母屁颠颠的去送礼都行。。。。。。只要孩子可以上一个好大学,什么都值得。

 

扬州爸爸说,他一个朋友的孩子,每年的只是补习费都要10万以上。有的补课费更是夸张到800块一个小时,当然是那些家长们认可的“好老师”,他们愿意掏钱。他们相信只要孩子上了好大学,就是有了好知识的凭证。

 

但是,这还是个知识改变命运的年代吗?我觉得并不全是。这个时代,资本和权力的影响力,很多时候比单纯的知识更大。但对于普通家庭而言,资本和财富离他们还是遥不可及,只有教育和知识,是他们勉强能够争取的唯一的确定性。他们这一点最后的期望,请不要轻易剥夺。


来源:好有财(haoyoucainet)

作者:谢玄玄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版块 更多
下载客户端
随手记客户端 直接扫描下载 ios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