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疫情】甜从苦中来,岁岁红花开

浏览:39 评论:4
2020-11-11 11:16:40 来自生活福利社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本帖最后由 zyy9377 于 2020-11-11 11:22 编辑

现在回想到疫情那段时间还有点恍惚,感觉自己算是幸运的吧:在武汉封城的前两天刚好请假回家了,作为一个外地人,一个人在武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回到家后那几天收到了无数的电话,派出所、社区、区政府等不断调查个人流程,不久后家里门口也贴上了“内有武汉人员,请注意”的字条

虽然没有奋战在武汉一线,但是工作群里、微信上都充斥着武汉同事们的不安,万幸的是自己回家以后一次都没有出门,也没有难为到其他邻居。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核酸检测的东西,就自己每天n次的检查体温,尽量离家里人远一点。

情绪不是没有崩溃过,朋友圈和微博充斥着对我们这种从武汉离开的人的批判,和做流调的人生气过、和朋友们吵架过,不安、愧疚、庆幸、害怕,那段时间的心情极为复杂。


工作性质问题,留在武汉的同事从初三就开始上班了,工作群里是忙碌的交流信息以及偶尔的牢骚:其实很明白,大家都太累了,心里和身体都极累。


在家里虽然安全,但内心是煎熬的,特别是同事的催促和一批又一批赶往武汉的白衣天使们,心里会很愧疚,所以我也下定决心,要赶回去参与这项战斗。

二月份,在自己的努力下,经过一系列手续和开的证明,我通过高铁返回了武汉(别看自己在父母面前打包票说没问题,但其实在睡前还是害怕的要死),高铁当时是不停武汉的,除非有特殊原因,还记得当时和列车长请求在武汉停车时他震惊的眼神。


20201111.jpg
20201111 (2).jpg


经历了一系列繁琐的手续、拉着巨大的行李箱走出火车站时,真的会被吓到,万籁俱寂,除了极个别的工作人员,真的什么都没有,眼眶当下就有点湿润,替武汉感到心酸,只能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行李箱。


行李箱里是父母准备的一大堆的吃的,那时的武汉物资极其的不充裕,基本都是要团购,几天才能送到,那个是自己最珍贵的家当了。

因为没有车,我就住在单位,把自己的吃食分成了十天份以防万一。疫情期间真的很忙,忙到没有什么上下班的时间,八九点钟经常还有事,自己会抽空做些运动,身体毕竟不能跨,医院哪有空救治。

孤独是那两个月的写照吧,武汉太安静了,每天睡在单位的躺椅里听着外面的救护车声,那甚至是唯一的声音了。

那段时间我们所有人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都是看手机,看新的数据,每减少一位数大家就在群里庆祝,那个是大家坚持下来唯一的动力。偶尔也会有同事给我带点热乎的饭菜,这样就不用每天吃冷的盒饭和泡面了,那样也能开心好一阵。

后来复工复产了,公共交通开通了,另一半第一时间赶来,我还记得我终于回到自己租的小屋里,抱着他哭了好久好久,就一直说:“我好想吃热干面”。


后来的后来,武汉渐渐恢复了,我买了个小电瓶上下班,每天看着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就心中高兴,终究,武汉熬过去了。前段时间看《在一起》的时候就感觉梦回二三月,甚至还能在里面的人物中找到一点自己工作的感想。

疫情给我带来最大的感受就是,要珍惜要感恩,当你见识到那么多的生离死别、悲欢离合,当你想吃个水果、蔬菜都很艰难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多纠结都已经不足为道了。


END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