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美食】吃了几筷子,记了一辈子的家乡美食

浏览:106 评论:14
2020-6-26 09:25:08 来自旅游美食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本帖最后由 英子001 于 2020-6-28 15:15 编辑

美食,是人最深的乡愁。一个人长大后,总有些滋味,只能停留在回忆里。无论去过多少地方,吃过多少珍馐佳肴,你最怀念的,还是妈妈做的家常菜。因为,时光将味道烙在了我们的味蕾上,随生而生,永不磨灭。
———作者:许忆 《旧时光的味道》


小时候,家乡的美食不叫美食,叫食物,因为有妈妈在,因为随时能吃到。长大后,离开了妈妈,远离了家乡,那些吃过的,不以为意的小吃食在脑海中越发清晰起来,因为惦念,升级成美味。小时候吃了几筷子,长大后记了一辈子。


用白辣椒下饭,

火辣中嚼出肉滋味

每年到夏日炎炎的八月份,家里的辣椒开始吃不完。于是妈妈让我们把地里的辣椒都摘回来,趁着火热的太阳,开始晒白辣椒。这样到冬天后,家里也有辣椒吃。

摘回来的青辣椒,剔除有虫眼的辣椒,去蒂。清洗干净后,烧沸一锅水,将辣椒烫过,然后均匀摊开在篾筐里,暴晒在太阳底下。

u_3030748235_470168813&fm_15&gp_0_mh1593133653878.jpg


当辣椒水份晒干,颜色发白后,用剪刀把每只辣椒剪开,撒上盐,揉搓几下,再晒一天,入坛密封。白辣椒就做好了。

到了严冬,相对萝卜白菜,坛子里的白辣椒成了冬日里的一道美味。

抓上一碗白辣椒,用油爆炒后,小火闷软,放入青蒜叶,淋上生抽,撒上鸡精,一碗超级下饭的炒白辣椒就出炉了。一筷子下去,全身冒汗,竟还能嚼出肉滋味。

u_1105154175_4118061337&fm_26&gp_0_mh159313369220.jpg


当然啦,如果家里有肉、鸡胗之类的就更妙了,和白辣椒炒,那可是绝配。

长大离家后,我也试过自己去做白辣椒,然而,找遍菜市场,也找不到那种肉质偏厚的可以做白辣椒的湖南辣椒。于是,白辣椒存在了我的记忆里。


一碗鱼粉解乡愁


每年回家,最忘不掉的一件事,就是走上街头,找家鱼粉店,高喊一声:“老板,来碗鱼粉,要辣”。于是,一碗鱼粉端到跟前,即使辣得泪流满面,一颗心也终于落在了实处,一碗鱼粉尽解乡愁。

timg-1593101237799_mh1593133894043.jpg


好吃的鱼粉都在汤底。用本地鲢鱼、新鲜筒子骨、姜片,倒入井水,用文火熬整整一夜。

与此同时,用干红尖椒捣成粉,土茶油倒入锅底,待油温略高放入辣椒粉,滴几滴酱油,撒些盐花,炒出香喷喷红艳艳的油辣椒。

待鱼汤熬好了,倒入炒好的油辣椒,放盐、葱花、特制豆油,再淋些生茶油,汤底就好了。

因汤底难熬,太费时间,所以想吃鱼粉时,找妈妈要上几文钱,去鱼粉店直接叫上一碗鱼粉。

看到店家抓起一把湿圆粉,放入漏勺下入滚开水,熟后迅速捞起抖三抖,倒入碗中。用长勺伸入铁锅舀上一勺汤底浇在米粉上。

一碗鱼粉端上桌,一层火红的辣椒油严严地盖住粉,上面隐约可见几块鱼肉。

timg-1593133579630_mh1593133928148.jpg


吸嗦一口,鱼肉的鲜香闯至四肢百骸,再加上够劲的辣味,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家乡的鱼粉好像不过界,只在本地流传,一过界,就失去了鱼粉的本身味道。想念鱼粉,只能回家时才能一解相思。只是,再也盼不到妈妈给我拿鱼粉钱了。


湖南人的春天

从吃蒿子粑粑开始

看到野地里开始有人采蒿子了,于是我们知道,春天真的来了。

小时候对甜味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喜欢,于是放了白糖的蒿子粑粑就成了孩子们眼中的人间美味。

提上小竹篮,跟随小伙伴去野外,把恣意生长的蒿子嫩尖掐下来,回来交给妈妈,开始看妈妈把它一步步地变成美味。

timg-1593100246716_mh1593133758401.jpg


把刚采回来的蒿子清洗干净,下锅沸水煮软,去除苦味。用凉水冲洗,拧干。剁成泥状,加糯米粉、粘米粉、少许白糖和水,揉成一个光滑的面团。再揪成一个个小面团,把它轻轻压扁成一个绿油油的粑粑。

锅里放底油,把粑粑排进去小火慢煎,两面带点焦黄后,倒少量水,盖上了锅盖小火闷干水分,蒿子粑粑就熟了。

刚出锅的蒿子粑粑,顾不上烫手,装上几个立马去找村里小伙伴炫耀去了。

xcf_recipe_1593100456374_mh1593133801379.jpg


长大后,在外面也买过几回蒿子粑粑回来吃,可能是少了妈妈的味道,竟再吃不出儿时的美味。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愰惚看到幼时的自己,看到了在灶台忙碌的妈妈,眼眶微湿。与其说我在想念家乡的美食,不如说我在想念我的妈妈。妈妈的味道,才是最美的美食。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