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很痛苦?做到这几点你也能找到通往幸福的路!

浏览:258 评论:16
2019-2-20 15:34:55 来自家有宝宝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本帖最后由 璃烟 于 2019-2-20 15:37 编辑

著名心理学家萨提亚认为: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会影响每个人一生。

女演员春夏,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提到,她家庭里的每一位女性成员都离过婚,她没有在家族里看到婚姻幸福的影子,所以哪怕她很期待婚姻、很相信幸福,但她却不相信自己能维持好幸福的婚姻。

男演员郭晓冬早已靠投资和演艺事业实现财务自由,但他不允许妻子穿短裙,要求妻子在家相夫教子,随时等他回家。

娱乐圈的明星们,正是万千老百姓生活的缩影。在我们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世界里,有孩子被父母被性虐待、身体虐待、语言虐待、操控……

当这些在苦难中的孩子长大了,他们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无法和伴侣好好沟通、习惯性暴力、孤独、自我惩罚、追求完美、掌控局面等等,但他们从来没意识到这些问题可能与自己的父母有关。

这个情感盲区,正是原生家庭对自己生活的影响。童年时期父母设定的模式,影响或者控制着他们的情感,让他们在生活中工作中处处遭遇不顺。

美国心理学家苏珊·福沃德在她的新书《原生家庭》里指出,如何为人父母,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靠我们凭感觉和本能去尝试。父母的方法主要来源于他们的父母,而他们的父母在教导子女方面的表现可能一样乏善可陈。


在《原生家庭》这本书里,苏珊·福沃德通过她在工作里接触到的大量案例,分析了各种“有毒父母”的行为是如何伤害并且持续影响子女的生活,同时也传授了具体的对策,帮助那些曾经受过伤的人获得勇气与力量,摆脱父母的负面影响,改善与他人、与自己的关系,拥有享受人生的自由。



什么样的父母是有毒的父母?

这世界上没有父母能满足孩子所有的情感需求,当我们给了孩子足够的爱和理解,只是偶尔怒气爆发,大部分孩子能够原谅我们的行为。而有的父母,负面情绪是持续存在的,始终在支配孩子的生活,哪怕他们已经不在人世。这些父母,就被称为有毒的父母。

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有句名言: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很多人并没有掌握为人父母的技能,就勿勿上岗了。这些父母的负面情绪带给孩子的伤害巨大而持久,有的像慢性毒药一样渗透进孩子的大脑中,有的则是一次伤害太过巨大,给孩子的感情带来重创。

有毒的父母都对孩子做了什么?

这些中毒的孩子可能是常常挨打、或者语言恐吓,可能是被当成傻瓜、或者被性虐待,可能是宠成小皇帝小公主、或者是被要求承担不属于他的责任。

中毒的孩子长大以后,总是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讨人喜欢,缺乏自信,无法建立一个积极的自我形象。原本应当保护他们的父母不值得信赖,而他们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接过父母的责难与虐待,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

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一位名叫金的女士离异后独立抚养两个孩子,她觉得只要有个好丈夫,这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如果找不到照顾她的男人,她这辈子就一事无成。

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金的父亲就是典型的操控型父母。

他将金钱化作武器把孩子绑得动弹不得。父亲在经济上不断接济她,小时候当她意见与父亲不一致的时候,父亲会用金钱来迫使她服从,否则可能连课本钱都要苦苦哀求。

当她的丈夫需要工作时又被安排进了父亲的公司,小夫妻俩仍然像傀儡一样被操纵。

这场不断取悦父亲的马拉松永远没有终点,父亲看似高大伟岸,其实用金钱在折磨孩子并且破坏她的幸福。

有毒父母还有一种常用的手段——言语虐待。

对幼小的孩子来说,父母是世界的中心。如果父母当众侮辱你“没用、太蠢了”,那么你的一生可能真的在平庸中度过。

侮辱性的称呼,贬损的评价以及轻蔑的指责都会向孩子传递糟糕的自我评价信息,并对他们将来的幸福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很多孩子都表示过,在挨打和挨骂之间,宁可选择挨打。因为挨打过后有伤痕,还能得到同情。可侮辱性的语言看不见伤痕,没有人会在意,而这些伤痕想要消除,可比挨打慢多了。

言语虐待型的父母不见得会直接用恶毒的语言贬损孩子,而是持续取笑、挖苦或者用拐弯抹角的羞辱来攻击孩子。这类贬损的语言包括对孩子的外表、智力、能力或者作为人的价值,还披上了一层幽默的外衣。

如果有家庭成员对此表示反对,他们就会认为别人缺乏幽默感,只有当家人配合的哄堂大笑时,语言暴力者才会觉得达到效果。

任何孩子都无法分辨玩笑、事实、取笑和威胁。孩子对挖苦或夸张式幽默还处于停留在字面理解的层面上,他们的经验不足于丰富到理解父母所说的都只是玩笑。反而这些所谓的“玩笑话”可能会深入骨髓,让他们噩梦连连。

这样的孩子长大后会隐藏内心的恐惧、不安和负面预期,将他们转嫁到弱者身上,变得过度敏感、害羞、对他人缺乏信任,这些都是他们保护自己的手段,却是无效的手段。

而言语虐待型的父母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合理——“我只是在帮助他变成一个优秀的人”、“你就一句说不得”、“你是个玻璃人”,这些虐待行为都隐藏在家长的教育面具背后,孩子往往中毒以后不自知。

中毒的孩子该怎么办?
审视有毒的父母。当我们从家庭体系这一角度来审视有毒的父母——他们的观念、规矩,以及我们对于这些规矩的顺从时,我们关注的更多的是我们的自我破坏行为。

当我们理解了父母那些有毒行为的成因时,也会最终理解我们自身行为的原因。

在正常的家庭里,面对生活的压力时,父母会想办法解决问题。他们坦率交流、探索解决途径,可是有毒父母不一样。当家里的平衡被打破时,他们首先会宣泄自己心中的恐惧和懊恼,丝毫不考虑这样做对孩子的影响。

他们会否认事实,“我从来没这么做过”、“一切都很正常”,将自己的毁坏行为淡化、忽略。比如酗酒的人可能会说这是在应酬、而家暴的人则说这是在立规矩。

他们会推诿指责,将这些行为推到孩子身上,父亲工作丢了,指责孩子太懒惰;母亲酗酒,指责女儿不成器让她操心。他们用寻找替罪羊的方式逃避自己的责任,而这个替罪羊往往是家里最弱小的孩子。

他们会寻找盟友,比如要求孩子必须和自己统一战线,要选择立场,将孩子当成了情感垃圾桶。

拥抱内在的小孩。理解是改变的开始,会带来新的人生选择,真正的自由是靠我们自身的改变。

有毒的父母可能会将自己的感受看作是你的责任,当他们有了烦恼,就只会责怪别人。我们当然可能会对别人的感受产生影响,但不需要为他们负责。

比如说当我们受伤时,我们需要找到安慰自己的方式,消化掉这些伤害。而父母受伤的时候,也有责任找到他们自我安慰的方式,重拾快乐。

你不需要为了照顾他们的情绪而改变自己的人生计划。

比如“当我没有顺从父母的期待时,我感到内疚”、“当我不听从父母的意见时,我感到内疚”、“当我令父母失望时,我感到内疚”……这些感受如果不能向父母表达,就会从我们的身体流露出来,出现一些特定的生理反应比如胃痛、头痛、疲劳等等。

当我们试着将这些语句说出来时,就会惊讶于很多感受都根植于我们的观念。而将观念倒推回去就会发现,这些观念都来自小时候的规矩。
想要把这些观念和感受从大脑中驱逐出去,就要学会自我界定。

我们是独立的个体,也是家庭中的一分子,我们拥有情感上的独立,自由拥有自己的信念、情感和行为。

我们在情感上受到攻击的时候,往往反应最为敏感,这种敏感反应会出现在每一段关系里,包括恋人、上司、同事、孩子、朋友,而其中与父母的关系中,这种反应最为强烈。

我们可能会把一个小小的建议当作人身攻击,也可能把建设性的微小批评看作个人的失败。没有了别人的肯定,我们连维持最起码的情绪稳定都很艰难。

少一些反应,多一些回应。

我们对他人的反应,取决于他人对我们的认同感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把情感拱手交到别人手上的时候。

可以学着对对方做出回应,这种非辩护性回应不是应激,也不是缴械投降,而是脱离掌控。比如我们可以试着用这些语句进行回应“这样啊”、“让我想想”、“很抱歉让你生气了”、“噢我明白了”。

只有当我们不再生气、道歉、解释或者试图说服他们改变主意,才不会给他们拒绝满足你的机会。我们没有要求,自然也就不会被拒绝。
表达出来,不要压抑自己的愤怒。

中毒的子女成年以后常常会愤怒,用愤怒来掩饰恐惧。但是又害怕愤怒,害怕因为自己的行为影响自己的形象,也害怕自己的怒火会失控到伤害别人。

但是我们愤怒,我们害怕的事情会发生,我们不愤怒,那些事情同样可能发生。当我们压抑自己的愤怒时,别人依然能感受到我们的抑郁和狂暴,而压抑在清醒意识背后的愤怒总有一天会爆发,让人失去控制。

想要管理好愤怒,就要允许自己愤怒,不要压抑它。愤怒和喜悦一样,只是一种感受,是人性的一部分。我们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愤怒,假装和生气的对象对话,和朋友倾诉等等。

你没有因生气而变得卑劣,也不需要因此而对父母有愧疚感。愤怒是我们对不公正待遇的一种正常反应,这不是世界末日。

有的父母在我们心中种下的是爱、希望、尊重的种子,而有的父母种下的是恐惧、责任和负罪感的种子,随着孩子步入成年,这些种子也长成无形的杂草,以想象不到的方式侵入生活。

我们需要重新定义爱。

其实很多父母无法给予我们爱。当我们了解父母的局限性和自己遭受的损失后,将为自己的生命打开一扇大门。

当我们真正摆脱原生家庭的控制时,才是我们成年之时。成为一名真正的成年人,需要经历艰难而疲惫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可能会焦虑、会恐惧、会内疚、会困惑,但这些负面的情绪无法再成为控制我们行为的巨大能量,我们将不再需要父母的认可,成为自己的主人。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