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这件事,对我来说最重要

浏览:29 评论:1
2019-1-11 11:37:48 来自头条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又到一年一度雷打不动先打脸再立flag的时段了,不知道大家今年又给自己挖了怎样的坑?(笑…)
今年跨年,我是在哈尔滨飞上海的飞机上度过的,这是我第一次去东北,第一次切身感受零下20多度的刺骨寒意,这种从未感受过的冷,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往后的日子,我该如何面对自己。


黑龙江雪乡
高晓松在《矮大紧指北》里讲解张国荣的艺术成就时,提到过一个观点,艺术家分成三个境界:表达、忘我、看见自己。
在《奇葩大会》上,他再次提到了这三个境界,只不过很应景地把对象从“艺术家”变成了“表达者”。
何止“艺术家”或“表达者”,任何职业或事业在向高峰推进时,都会先后遇到这三个阶段。
就像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提到的做学问必经过三重境界:
一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二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三重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何止读书做学问有这三重境界,人生也大抵如此。
用我的话说,人生的境界分为“发现世界”,“改变世界”,以及“与自己和解”。
上面这些话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人从牙牙学语接受教育开始,就一直在给人生做加法,向外界寻求知识给养,好不断充实大脑,随后就产生了表达欲,总想大声告诉世界我懂你,这个突破自我一方小天地,发现大千世界的过程,也就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过程。
这个过程中,你追求的本质,叫“事实”。
今天很多人都有知识焦虑,都想给自己充充电,看看书,报个班学点啥东西,本质上,都还处于这个阶段。
还有更多每天沉迷于刷抖音玩网游的人,连这个阶段都没达到。
第二重境界,不只是发现和认识世界,而是和世界较上劲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深层次原因?凭什么这件事只能这么做不能那么做?怎么才能让世界变得更好?……
没错,我们开始越来越高看自己,想在这个世界留下脚印,让世界记住自己曾来过,于是忘我地投入到改变世界的巨浪中,“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个过程中,你追求的本质,叫“态度”。
世界上有态度的人很多,但愿意追求事实的人却并不多,那些对事实了解不多却态度异常鲜明的人,就成了固执甚至愚蠢,而只有基于对事实的完整认知的态度,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态度。
这是许多图书的作者和知识付费服务的导师所追求的。
然而一个人的时间精力终究有限,没人能发现一个100%完整的客观世界,在时间长河中,自然不可能保证自己对一个事物的态度(观点)永远正确,哪怕再天资聪慧,勤奋肯学的终生学习者,也不可能追上时代飞速奔驰的快车。
这个道理,2000多年前的庄子早就看明白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所以第三重境界就是和解,不仅要和世界和解,承认这个世界本质上就是不完美的存在,更要和自己和解——自己能力欠缺,不可能让世界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改变,自己内心软弱,不可能让自己成为万众崇拜的完人。
看见自己,承认自己的有限,然后与自己和解——找了半天,突然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不是大千世界,而是“灯火阑珊处”那个微不足道的TA。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这个过程中,你追求的本质,叫“放下”。
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努力的人,越是幸运的人,获得世俗成就名望越大的人,要做到“放下”,就越难。
50岁以后,李宗盛写过好几首“和解”之歌,《给自己的歌》是和爱人(爱情)和解,《新写的旧歌》是和父亲(亲情)和解,《山丘》则是和自己和解。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
说的就是第一和第二重境界。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说的就是从第二重境界步入第三重境界时内心的迷茫困顿。
高晓松对李宗盛的致敬之作《越过山丘》,用更文艺的意象表达了对第三重境界的追求:
越过山丘,遇见六十岁的我
拄着一根白手杖,在听鸟儿歌唱
我问他幸福与否,他笑着摆了摆手
在他身边围绕着一群,当年流放归来的朋友
他说你不必挽留,爱是一个人的等候
等到房顶开出了花,这里就是天下
总有人幸福白头,总有人哭着分手
无论相遇还是不相遇,都是献给岁月的序曲
2019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与自己和解。
回首5年前自媒体创业之初,我也曾雄心勃勃,发出了“带领亿万理财小白走向财务自由”的泼天大愿。
后来才慢慢发现,这是妄念。
人群中的正态分布永远不可能改变,无论科技如何进步,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财务自由,因为人性的种种弱点,软弱、贪婪、自私、懒惰、无能……
与自己和解,就是接受并坦白自己的无能,我不是救世主,我改变不了那么多人的命运。
但创业5年,实话实说,我在理财圈内已形成了一定影响力,至少有几万核心粉丝,把我当成钦慕敬仰的对象。
主要是因为我本是兴趣广泛的杂食动物,长期记者履历又让我不管遇上什么问题都能说上几句,写文章更是天马行空,汪洋恣肆,误让人以为我无所不知。但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能力圈终究是有边界的,怎么可能什么都懂呢?
与自己和解,就是接受并坦白自己的无知,主动打破自媒体行业特性所营造起来的虚幻的大神形象。
创业5年,我已基本实现财务自由,往后的日子,没有了生存压力逼迫,可以让我更从容地思考,哪些是我不喜欢也不擅长的,我应该放下,哪些是我喜欢又擅长的,我应该坚持。
我最喜欢且擅长的,当然还是理财,更准确地说,是用我独特的观察和感知能力,用我独特的语言和文字风格,化繁为简,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向普通人分享理财知识和讯息。
所以2019年,我会进一步缩小我的工作重心,核心就做四件事。
第一,出版我的第四本同名图书《理财就是理生活》。
第二,将“七步定投策略”不断完善,并介绍给更多人,让更多的人理解坚持科学定投蕴藏的巨大力量。
第三,对已日臻完善的荔枝汇会员服务体系精益求精,满足中产及以上人群越来越丰富的理财服务需求。
第四,对刚起步的理财训练营体系快速充实,不断升级,满足更广大的理财小白手把手学习理财知识的需求。
在做好这四件事的基础上,剩下的时间我会更多花在旅行上,尤其是去那些过去我没有机会去的弱二线和三四线小城看看,那里有更真实的中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那样才能感知到更准确的“事实”,找到更可信赖的“态度”,最终让我更清醒地认识到,哪些是我该“放下”的妄念。
与自己和解,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坦然面对自己的缺点和弱点,这或许才是最重要的人生智慧吧。
2019,与君共勉。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