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诺·罗斯福第一夫人手把手教你克服恐惧

浏览:118 评论:4
2018-12-10 08:57:25 来自理财生活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莉诺·罗斯福是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夫人。以下文章选自《生活教会我》,是她写给年轻人的生活之书,分享了她对恐惧、时间、女性、教育、独立、内心建设、自我实现的看法。

埃莉诺·罗斯福收到过无数封信,这些来信看似五花八门,其实最终提出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你从生活中学到了什么,来帮你解决各种难题?

埃莉诺·罗斯福说:

“我曾参加过大量活动,也曾与形形色色的人们相处(这是最好的一点)。我曾见过人们转败为胜;见过人们克服恐惧,获得坚强与自由;见过人们将空虚的生活变得丰富而硕果累累。”

“这令我对人类充满敬意。在生活的挑战面前,一个人几乎可以重塑自己。”
— ✜ —
如果我想做什么事情,
最有可能听到的词就是“不行”

在我看来,恐惧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最大的一块绊脚石,也是一个巨大的障碍物。回顾过去,我自己一直深受其折磨,我的童年和青年时代就是一场与恐惧的长期战斗。

我小时候非常胆小,怕黑、怕老鼠,几乎怕一切东西。随后的许多年里,我逐渐学会了正视恐惧,克服恐惧,拥有了与恐惧不断作战的勇气。尽管这一过程痛苦而艰难,但只有这样,我才能从恐惧中解脱出来。
克服恐惧——在一个人一生学会的各种知识里,这是最难掌握的一个,也是回报最高的一个。无论付出多少代价,无论当时的过程多么痛苦,每一次克服恐惧的胜利,都会在下一次给人以信心和力量。
就我自己而言,自我克制是克服恐惧的唯一方法。我很早就不得不痛苦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我七岁起就由外婆抚养长大。由于过于宠溺自己的孩子,她认为应该对我和弟弟严加管教,让我们从小就学会听话。她一直施行着这套对孩子多加否定,少予肯定的理论。

在外婆的观念里,每天洗一次冷擦浴可以预防感冒,所以我多年来一直洗冷擦浴。她认为我有义务保持自己的身体健康,如果得了感冒或害头疼,那纯粹是我自己的问题。这种斯巴达式的教育有些极端,不过我得承认,即使是现在,我也认为自己有责任保持身体健康。

所有这些都是外婆要我们遵守的规矩。我很快就发现,如果我想做什么事情,最有可能听到的词就是“不行”。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学会用自我克制来保护自己,如果不想失望,就不要告诉别人自己想要什么。

事实上,很多东西我都想要,我想被爱,想被人喜欢。我很小时就知道自己是一只丑小鸭,没能继承姨妈或母亲的美貌。因为太想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喜爱,这种深深的渴望使我不得不克制自己的这些想法。尽管这种克制能力对我日后很有帮助,但我不得不比大多数人更早地学会这个能力。

我必须做出一个艰难选择:一方面,做什么事都让我害怕;另一方面,我又想做些令别人喜欢我的事情。因此,我必须战胜恐惧。

还住在外婆在纽约37号大街的房子时的一件事情,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天,我的一位姨妈病了,希望我从门外后院的冰盒里给她取些冰来。

我怕得浑身发抖,但又没法拒绝。如果我拒绝她,她就再也不会喊我帮忙,这让我更受不了。

我只好一个人摸黑走下三层楼梯,爬着穿过那个在夜里又陌生又可怕,似乎处处隐藏不祥之物的大房子。随后,我还要关上地下室的门,这更割断了我与房子和安全地带的联系。我就这样独自站在后院的黑暗之中。

那一整晚我都忍受着恐惧的折磨,但经过这件事,我也知道了自己有能力面对黑暗。自那以后,黑暗再也没让我那么害怕过。

外婆并不回答我小时候的许多疑问,这无意中给恐惧留下了生长空间。她从不向我解释任何事,但允许我随便读图书馆的藏书,那里有不少好书。我对那些神学著作不感兴趣,尽管我至今还记得古斯塔夫·多雷为《圣经》所画的插画当时给我带来的恐惧感。

我从狄更斯一路读到司各特,当时的我还没法理解这些小说中的许多内容。尽管与年轻的姨父姨妈同住在一片屋檐下,他们并不觉得有必要向我解释生活是怎么回事。这使得我经常问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自然也无人愿意回答。

那时我的主要信息源是学校,同学们都是些教养很好的女孩子,很多东西我都是从她们那里知道的。我还记得有天放学回家,我问外婆:“‘妓女’是什么意思?圣经里有这个词。”

外婆很严肃地警告我:“小姑娘不能用这个词。”

后来,还是学校的朋友们告诉了我这个词的含义。

尽管可以随便读书,却理解不了这些书的内容,这进一步激发了我的好奇心。虽然很难说我的求知欲是受到外婆启发,但她的消极态度确实促使我去了解她不想让我知道的那些事情。

— ✜ —
担心招惹他人不快的恐惧

担心招惹他人不快的恐惧感贯穿了我的大部分早年生活。婚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又唤起了这种恐惧,当然,现在想来那时的反应实在有趣。

事情缘起于富兰克林将他的一本珍贵手稿拿给我看。不知怎地,有一页被我撕掉了一点,我捧着这页纸,怕得直打寒战。我主动向富兰克林坦白了这件事。听我说完,他既疑惑又好笑地对我说:“就算你没撕,有一天也许就被我撕了。书是拿来读的,不是拿来摆的。”

我现在已记不得自己在恐惧什么,但是他的这番话大大地宽慰了我。自那之后,我开始能更成熟地应对这种害怕种害怕惹人不快的恐惧。

好在,每当我们与恐惧作战时,哪怕当时认为它不可战胜,哪怕在过程中受尽折磨,只要经受住痛苦,克服了恐惧,你会发现获得了更大的自由。一个人只要经受住一次这种考验,就可以经受住任何事情。每一次与恐惧的正面对决都会让我们收获力量、勇气与自信。

你可以这样鼓励自己:“只要这次能做到,下一次也能做到。”

拒绝面对恐惧、不敢与恐惧搏斗的做法非常危险。它带来的失败感会减损一个人的自信心。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你必须保证自己每一次都战胜恐惧,必须去尝试那些自认为做不到的事情。

我曾是个非常胆小怕羞的小姑娘。那段日子里,我整个人简直是半瘫痪的。后来,又是自我克制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必须学会与别人打交道,但只要还执着于恐惧(通常是害羞),我就没办法做到这点。

后来我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放下自我。如果你能放下自我,不去想是否给别人留下好印象,不去管人们怎么看你,反过来替别人着想,你就不会再感到胆怯。

全心全意做你感兴趣的事情,不去管别人是否在关注你,是否在批评你。他们很可能根本没有注意你,有的只是你自己的多虑。尽可能地忘我。如果一次做不到,就再试一次。说到底,没什么理由做不到这点。不要老想着自己。

帮我克服胆怯的两大功臣,分别是内心的冒险精神以及对于体验人生的渴望。我对别人会有什么想法异常敏感。尽管如此,想要体验人生、理解人生的强烈愿望还是促使我不断前行,无论是否有人关注,无论是否有人认可。就这样,我逐渐找到了自由与自信的感觉。

自我控制是一个人较难学会的事情之一,但从长远来看,这是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自我保护的一道有力屏障。无论是面对失败还是从失败中恢复,自制力都起着重要作用。无论遭受多重的打击,只要一个人能控制住自己的恐惧,他就能去面对那些无法逃避的事情。

人们经常询问我是如何从失败中恢复过来的。我的办法只有一个:勇敢面对,重新来过。每次失败都会让人有所收获,每次失败都会增加下一次面对挑战时的勇气与信心。

— ✜ —
害怕运用才能的恐惧

还有一种恐惧也很常见:人们常常害怕运用自己的才能,总想节省到对某件事产生兴趣了再用。但是,运用才能正是产生兴趣的唯一方法。还有些人觉得他们一旦施展了某种才能,别人就会有求于他。

“如果我做不到,”他们想,“别人就不会对我有所期待。”

这种恐惧会使一个人越来越无能,他将永远不敢发掘自己究竟有什么能力。我就听过太多年轻女性说:“我可不敢演讲,千万别让我做这事。”

我还记得自己有这种感觉时的情景。但路易斯·豪那时认为,在罗斯福的康复期间,如果我能在政治事务上表现活跃,将有利于罗斯福的政治生涯。

“你有能力做任何你要做的事情。”路易斯·豪坚定地说,“做做试试。”

我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任务。由于根本不知该如何准备、如何演讲、如何吸引听众,站在台上演讲时,我怕得浑身发抖。

路易斯·豪坐在礼堂的后排注视着我。当我讲完后,他把我从头到尾批评了一番,尤其是即使没什么好笑的,我也会时不时咯咯发笑这一点。

“我是有这个毛病。”我承认,“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一点一点地,他教会了我如何组织演讲。他告诉我,作为一个新手,应该提前写好演讲的开头和结尾。至于演讲的主体部分,则只需提前记下要点。

“永远不要提前写好主体部分。”他警告我,“否则会让听众失去兴趣的。”他又补充道:“另外,当你说完自己要说的东西时——立刻坐下。”

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是我的全部演讲准则。我一直严格遵守。我曾认为自己没法和别人说话,但这件事让我明白,只要自己有话想说,完全可以把它们说出来。

“我做不到。”这种话说来容易。实际上,你会发现其实自己做得到。尝试去做某件事情不仅能让自己摆脱恐惧的束缚,还能锻炼承受能力,并从成就感中获得自由。

每经受住一个考验,应对下一次考验时就会更加轻松。但是,如果你临阵退缩,因为担心自己说错话、做错事或犯错误而不敢尝试,你会渐渐变得胆小而消极。

当我或多或少开始投身公共事务后,我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想法,并付诸实践。

显然,无论是尽最大可能开发潜力、扩展视野,还是抓住身边的每一个机会,都需要付出一定努力;但和不敢尝试、不敢冒险、害怕失败相比,前述这些要有趣得多。
— ✜ —
✜|埃莉诺·罗斯福
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的妻子,曾为美国第一夫人,她做了12年的第一夫人,创了美国历史之最。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