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杂谈]

曾经的你混得有多惨?

浏览:71 评论:2
2018-7-4 13:21:51 来自理财生活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本帖最后由 努力改变自己 于 2018-7-4 14:31 编辑


       我记得混得最惨的就是在上初中的日子,真的太艰难了,能够坚持读完初中真的是一个奇迹,打架斗殴,敲诈勒索在学校也是家常便饭;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也是常有的事情,我想上学那会,几乎没有人不挨打的,最少也得三年一次。工作以来也碰到过很多人,虽然避免不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也不会很过分,至少动手的几率很少,敲诈这样的事情没有到走投无路几乎身边的人不会干。尤其是在学校的时候,让我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是晚上不能好好睡觉,太吵了,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安静,太吵的环境特别的影响心情。

        我记得在我上初中的那会,卫生条件极差,住的宿舍还不如民工,被子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牙刷牙膏、毛巾和水桶等根本不敢往宿舍放,不是被偷就是被人用,只能拿到教室,导致教室放的都是这些杂七八杂的东西,一点都不像教室。冬天洗澡想都别想,有热水也轮不到你,夏天我们基本都是到河里面洗澡,毕竟我们再南方河流比较多。我记得全校有3000个学生住宿有近2000个学生只提供一二个热水龙头,排队都轮不到你,冷水龙头不到十个,还是手摇式的井水,每天早上洗漱真的跟打仗一样的,由于冬天长期洗不上澡,导致患上了皮肤病,身体瘙痒难当,我半年都没有睡觉,真的是半年没有一分钟睡觉的,都在挠痒。

      再来说说吃的问题,好多人都在评价大学食堂的饭菜有多难吃,充了饭卡都没有怎么花,吃的都难以下咽,你想过没有我们初中的食堂真的用猪食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曾经我的同学看到烧饭阿姨用脚给我们淘米做饭,但是我却吃的很香,因为真的吃不饱,就差没有舔饭盒了,记得上初中那会我们上午要上四节课,第四节课的时候我已经饿的发抖了,我吃的最多的零食就是包子和馒头,因为他们比较多能够吃饱,在我们还没有看过北方的馍馍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们的包子馒头有多小。如果让我选择,我会去北方,他们的馍馍大能够让我吃饱,没有菜之类的我都不在乎了,只要吃饱饭。

      说说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吧,那时候的老师基本都是以粗暴闻名的,不听话打,骂都算轻的了,要不是我学习成绩好,挨打的比较少,我觉得我一定受不了。同学之家拉帮结派非常的明显,初中三年我都和同学打过无数次架,还会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晚上有时候逃跑出去上网基本都是危机重重,出校门你要躲过老师的巡逻,出去后还要躲避社会青年的敲诈,其实我对上网并不是很痴迷,只是觉得新鲜,我记得第一次上网是在初三的时候,一共也就上了不到5次,为了省钱我都会选择晚上出去和同学一起包夜,甚至有时候捡人家剩下的,毕竟那时候精力没有这么旺盛,很多人坚持不了那么久,晚上12点就休息了。

       也许好多人觉得这个一定发生在上世纪89年代的生活,告诉你我上初中的时候已经是21世纪了,我本人89年的。也有人会说一定是在西北或西南偏远地区,我生活在中国的中部丘陵地区,靠近沿海地区,经济条件虽然没法和沿海地区比,绝对属于中国的中间阶段。那时候我的成绩也非常的好,曾经进入过全年级前十名,成绩一直全班前三。那时候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而我的父亲却一直在家,因为他怕厂子里面约束多,所以一直留在农村,我就成为了我们村唯一几个不是留守儿童的孩子。在农村挣不了多少钱,都是一些零散的活或者搞一些副业,为了给家里面节省开支所以我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向他们要钱,自己少吃一点,少用一点,压岁钱真的没有概念,一般我都是用来交学费的。记得家里面的饭菜基本都是缸里面的泡菜,很少吃到热菜。现在很多人都喜欢自己泡一点菜吃,而我从来都不喜欢吃这些,小的时候真的吃的才多太多了,已经厌恶了。

      也许被人会说,这个不算苦,红军长征的时候比这个苦多了,但是那时候长征的红军都苦,身边都是这样的人,也就不觉得苦,如果换到现在的生活条件,身边过的都比你好,唯独你过的这样艰难,那才是真正的苦,同时时代不一样,对苦的定于也不相同。说实话现在我过的还可以,和以前比起来我都不知道要好多少,看到人们怀恋青春的时候,有时候我也很向往,有时候更多的是悲伤和恐惧,怕真的又要回到初中的那段艰苦岁月,我可能熬不过那三年。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