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四开始重生

浏览:91 评论:10
2017-12-3 16:52:25 来自学生部落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我总在后悔

人生第一次后悔,是在中考出成绩后。不是我考的很糟糕,相反,考的出乎意料的好,但是,我却没有资格进去最好的高中

因为我,没有坚持自己的志愿,选填了次要的学校

我也开始,模模糊糊有了一点概念,一个人,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点代价

可惜我从来不长记性,总是贪图当下

嗯,时间会表露自己放纵的后果



高四的时候,没错,我读了高四。我在一个新学校,有专门的复读班。班主任是有有点偏执的人,或许精神还有些问题。全校都知道他这样。所以才会教高四。他总是动不动打骂学生。本来高四就特有的高压气氛,再加上总是突然性的打骂,大家心情总是特别压抑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胸部开始有一个越来越突出的肿块。其实这个肿块似乎一直都有,只是我从未放在心上,因为胸部里面都有这样一个块儿,而且之前也没有变大。

后来,它实在有点太大了,它所在的胸部也越来越大,它有点突出于皮肤表面。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里面的肿块。有次月末回家,我告诉了我妈。

我妈反复地检查,脸色越来越白,当下告诉了我爸,然后让我请假几天。我从他们的反应中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危险。但是我爸妈又说只是去检查一下,没什么大事儿,让我早点睡明天早点起。

我那个时候还是没想那么多

我爸妈和我一起去了医院,这挺反常。我其实身体并不好,经常去医院,一般都是我爸或者有时候自己去看病。我妈是很少去的。

几番检查下来,确诊了,是肿瘤。要切除。

哇!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实在找不出形容词去讲,因为,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会发生在我身上!肿瘤,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汇,熟悉地在电视剧里频频上演,陌生又如星空一样在我的世界里遥不可及。

熬夜看书?!心情郁结?!肿瘤体质?!

熬夜看书应该是常事吧,大家都在拼命学习,不熬夜的人反而是例外。其实下了晚自习也差不多十点多,十一点睡觉。心情也不会好啊,本来上高四就是由于一些不可避免的因素,以及外界的否定,加上一个神经质的班主任,压力真的是让人分分钟掉发。头发永远脏的特别快(因为我有一点特点,就是用脑头发脏的快,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空气里是实打实的硝烟味道,各科老师永远在施加压力,仿佛一旦有一次成绩不好,有一个题目不会,等待的你的就是一败涂地,任人宰割的下场。高四,真的有这么恐怖。成绩,已经无形中成为了判断一个人好坏的唯一标准。

而最后一个,才是真正无法接受的理由。

我从小就问过无数个为什么。我的身体永远比别人的差,小时候有遗尿症,之后气管炎,神经衰弱,与生俱来的贫血低血糖,期间伴随着各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折磨人的病。以及上了高四层出不穷的各种疼的要命的痤疮痘痘。输液打针吃药从来家常便饭,在看病费用和护理身体上的钱差不多都够我上一个大学。所以我也从小就知道保护自己的健康,和同龄人来说,只要有可能生病的事我从来不敢做。

可是我家不富裕啊。爸爸是教师,妈妈是家庭主妇。教师工资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有时家里会做点小生意,但是又基本赔钱。

所以,当我得知我得了肿瘤是什么心情?!对爸妈的亏欠?我成绩不够好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我身体不好让他们比普通父母耗费了很多心血…对自己的嘲弄?一事无成还反复花钱消耗家里,现在又得了病,手术费又要好几万…

也还有,

对命运的叩问!都是阴差阳错,如果没有改志愿填了二中,就不会被分到那个班,如果没有分到那个班,自然也不会成绩一落千丈。那个班,一直是我的心病,现在回想,真的应该算是上天注定,一个一开始就注定日后是全年级最差的班,一个不知道学习都在勾心斗角的班…在那个班里,所有的上进心都被现实消磨殆尽,没有人安心学习备考,学习的人反而被取笑。学生之间相互猜忌,班干部贪污班费去吃喝玩乐,老师也放弃,直言是教学污点。往事真不堪回首,我在其中,即使刚开始雄心勃勃,脚踏实地,任谁也挡不住大环境,日益苦闷,直至绝望麻木。所以,才直接导致了高考的不如意,转而去复读。才进了现在这个班。

我有多难受,就有多愤恨,那个时候,真的是愤恨,对自己的对二中的(原高中),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

其实说是愤恨,不过是对现实的不满。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手术也没有想过自己是肿瘤体质。然而,真正绝望的,还在后面。

进了住院部,上了八楼,越走越怪。即便是冬天,戴帽子的人也太多了。恍然大悟,自己这个楼层,几乎全是癌症患者。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我在医院待了两个星期,每天都在这个楼层晃悠,要不然就呆在病房,目光所及之处,不是医生,就是随处可见的癌症患者。影响永远是潜移默化的,你会不知不觉中似乎感觉自己也成为他们的一员。

做手术前一天,医生把我和爸妈叫来,说切除的事情。其他的没听明白,有一句我至今记忆犹新。医生说,我的肿瘤,因为太大了,不排除病变的可能。要切下来病理分析。换句话说,就是要确定一下是不是恶性的,就是是不是癌症。

我听完这句话,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只是点点头。但是在回病房的路上,我已经感觉自己似乎如坠深渊,步步惊心。我没有顾及到父母的表情。尽管后来医生说了只是有一半的可能,只是把最坏的情况说了,万一只是个良性的呢。的确,从理性来看,这真的只是一种可能性。一切要等切除后的化验结果。可是,就一个患者来说,对我来说,心里已经给自己判了死刑,我本就天性敏感,自然知道医生的好心安慰,可是这反而加剧了我的恐惧。

我尽量和爸妈说笑,我怕真的最后结果是恶性的他们承受不住,我越来越自责,越来越悲观,也越来越愤恨,大家都是同样的熬夜,同样的压抑,我还比他们更呵护自己的身体,更小心翼翼面对这个世界各种疾病的侵袭,可,为什么是我!我生的病还不够多吗?为什么偏偏是那个倍加珍惜健康的我!

我甚至想过,如果真的是恶性的,那我就自杀,不想拖累爸妈。

晚上(其实天天待在病房里对我来说白天黑夜没有区别)我在洗手间镜子里看着自己。我觉得十八岁的自己真他妈好看。病服浅浅的蓝白条纹看起来很清新。

做手术其实挺快的,只知道麻醉剂的疼,之后再有意识就是病房了。爸妈说我很早就被叫醒了,推出来的时候还看着他们。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没有记忆和意识。可能对麻醉剂比较敏感吧。

做完手术反而一身轻松。心理负担什么的都没有了,我其实,已经不在乎生命了。只有不在乎,才会没有痛苦。

后来结果出来了,我觉得大家也想到了,是良性的,不然我应该不会在这写下这篇文字。这距离我手术,已经过了两年。

现在看来,自己当初的想法似乎有点幼稚,可是如果再来一遍,我还是会有那么多的悲观的心理斗争。当时的心理,远比我写下的复杂,什么都想过。

后期就是吃药了,防止复发。也还有一系列的医嘱。

回到了学校。老师看我特别不顺眼,觉得我总是生病,这次还请了两星期。他知道我是肿瘤,却还说你应该多吃抗生素,又说你是不是心里有病,天天幻想自己得病。我理都没理他,遇上这样的班主任,全班人都特别倒霉。后来还发生了一系列恶心人的事,不多赘述了。

高四那一年,我经历了肿瘤,背叛,和辱骂轻视,惶惶不安兢兢战战。从刚开始的害羞胆怯,被老师责怪一句就抽泣的我,到高考前夕,因为班主任无理的近乎践踏人尊严的要求而在班上公开拒绝。班主任在班上对我说没有见过我这么不要脸的女生。尽管后来我还是哭着出了教室,可是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我更珍惜自己的一切,我开始勇敢,开始对着班主任反抗,更加成熟,几乎脱胎换骨。

而上了大学后,逐渐阳光。高四的阴霾渐渐消散。

现在再想起那些事,还是觉得很近很近,那些哭泣那些绝望那些忍受那些煎熬我心里还是很沉重很压抑,还是有很深的共鸣。

我曾想过,或许没有那个班主任我根本不会得肿瘤,可是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事情。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任何事总有它发生的道理,平心静气的接受,比惨烈挣扎后接受来的好。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