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努力做圣母婊,现在只想做自私鬼

浏览:144 评论:10
2017-9-21 16:31:53 来自学生部落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一。
十几年来,我一直反反复复地想起一个午后。

一个炎热的午后。
饭堂的后门处。
堆着残羹剩饭的垃圾桶。
被树荫笼罩的水槽。
来来往往的学生。
以及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对我说的一句“你真自私”。
学生们的说话声,饭盒与饭盒的碰撞声,哗啦啦的流水声以及知了的欢叫声卷起了一阵阵声潮,涌进我的双耳,他的声音也跌进了这声潮中。
我有些恍惚,分不清他这话是对我说还是对其他人说,或者,他根本就没说过。
这也是我每次回忆起这个午后时的感受。
很多事,越是回忆,就越不清楚是否真实发生过。

我甚至想不起来他为什么会对我说这句话。
唯一能肯定的是,我一定是做了什么利己但损他的事情,他才会如此理直气壮地控诉我的“自私”。
或许是因为我没有借笔记给他抄,或许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他期中考试的重点,又或许只是因为我为了多看几分钟《老友记》,拒绝给他打饭。
怎样的诱因都好,但绝对不是什么大事。

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控诉另一个人自私,大多数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

二。
我能接受别人说我自我,自恋,但绝不能接受说我自私,因为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为了个人利益耍尽手段的心机婊。

所以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在小心翼翼地警惕“自私”这家伙的入侵。
自己辛辛苦苦总结的笔记,二话不说借给同学抄;
自己跑了好几家店才找到的资料,别人一问直接给;
为了友情,傻傻地跑去给别人打饭,即使这样会让自己多排十几分钟的队。
明明不想参加聚会,为了别人的面子,屁颠屁颠地跟着去。
确实,这样做是有效果的,起码它让我在群体中的好评度在段时间内得到迅速的提升。
但我不爽啊。
特别是当别人一次又一次地用理所当然的嘴脸要求把这场不公平的交易继续下去时,真想甩他们一嘴巴子。
很多事情,一旦开始了就永远没有结束的那天。
吸毒是,成为伸手党是,妥协迎合也是。
无论之前有多么的“不自私”,一旦停止了,他们便会指责你的无情。
是的, 理想中是瑕不掩瑜,
但现实生活中往往是瑜不及瑕。
光这点就很不爽啊。
所以,如果不能保证毫无怨言地成为别人的“长期饭票”,一开始就得亮明立场——我帮你不是因为我无私,只是因为不算麻烦,刚好可以顺便而已。
所以,如果大方,仗义等美誉是用自己的无休止的妥协以及不爽换来的,那我宁愿继续犯“自私”的罪。
是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发现,再没有什么比自己过得舒心更重要的了。
而且,我还有大把事情要做,有很多书没看,有很多地方没去,有很多小哥哥没撩,可没时间为实现其他人成为伸手党的愿望鞠躬尽瘁。其他人,爱咋咋地吧。
在这一点上,我大概是个犬儒主义者吧。

三。
人,有可能做到完全无私吗?

恐怕不可能。
人类好不容易活到今天,所有的行为基本上都是趋利避害的。
只要是趋利避害的,就不可能完全无私的。
王小波在他的《沉默的大多数》里说:几年前,我刚刚走出沉默,写了一本书,送给长者看。他不喜欢这本书,认为书不能这样来写。照他看来,写书应该能教育人民,提升人的灵魂。这真是金玉良言。但是在这世界上的一切人之中,我最希望予以提升的一个,就是我自己。这话很卑鄙,很自私,也很诚实。
是的,在任何情况下,人首先想到的总会是自己。
那些“真的,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呀”的情话,客套话,奉承话等,其实都是套路,最终还是想博得对方开心,提升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
我更相信人性都是自私的,所以我们才能和平共处,因为利益是可以相互满足的。
真正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是不会指责别人自私的。
嚷嚷着别人自私的人才是真正的自私,他们总对别人“欲求不满”。
下次有人指责我自私时,我想我知道我该怎样回应了:

是的呢,所以,也请你自私地对待我吧。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