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快讯]

“逼走华为”的经济、金融模式还能有何作为?!

浏览:22705 评论:1
2016-5-27 11:46:18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近期市场消息面看似平静,却更多折射出中国经济和金融当前的困顿状态,更令人焦虑的是,我们仍然不知道这种“困顿和焦虑”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


虽然,我们从技术面上看,短期A股有反弹的需要和条件,但如果这种“困顿+焦虑”的经济、金融心态持续,势必会让这种短暂的“修复契机”,再度打折……


首先,引人瞩目的,来自(备受国务院关注)的民营企业的翘楚:华为,一则,是华为正式起诉三星侵权(主要是通讯科技领域),联系到不久前,华为向苹果出售知识产权的消息,国人、尤其是政府不能不为有这样一家“坚持自主创新”,并且取得明显成效的民营高科技企业,这样的标杆和榜样而感到高兴(从所有制上看,是市场化改革成功的标志,从产业领域看,是转型升级成功的榜样);


但同样是这家让国人和政府“引以为傲”华为,却不断传出“不为当地‘营商环境所容’,不得不屡屡迁出其制造业产能”的消息!尽管华为和深圳当地政府都出来“澄清”,华为的总部仍然“坚守”在深圳,但双方都没否认,越来越多的华为工厂和制造业基地,已经不可能在地价超5万元/平米的深圳“活”下去了,面对拿地成本不过几千元/平米的东莞等地伸过来“橄榄枝”,脑袋稍微清醒的人都知道,未来的趋势是怎样的……


如果剔除华为影响,深圳龙岗区域创新能力下滑显著,排名从第4降至第10位。GDP密度下降近半、R&D投入占比下降约85%,专利申请数下降80%,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下降超过一半。


龙岗区政府的报告显示,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


一线城市的部分产能外迁,虽然本身符合腾笼换鸟、产业升级的趋势,但中国的一线城市究竟是继续沿着当前“玩金融、炒地皮、驱逐实业”的“邪路”继续走下去,重蹈今日香港经济的覆辙,还是能够有另外一条可持续的路径?


是摆在决策层和当地政府面前的一个现实课题(已经有地方政府开始感受到,到底是要炒地皮获得卖地收入,还是依靠实体经济稳定就业和城市活力的两难选择);


一线城市的这种两难,实质上是整个中国经济当前困境的一个缩影,而目前,我们还看不到破解这种困境的途径(至少是让人信服的途径);


就在实体经济仍在困境中寻找突破口的同时,金融市场,尤其金融政策的困顿也丝毫不亚于实体经济的压力,除开备受关注的楼市和股市和债市,汇率市场近期也颇有“故事”——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份会议纪要称,在3月份的一次闭门会议上,一些经济学家和银行界人士要求中国央行停止对抗市场并允许人民币贬值,一名未具名央行官员则表示第一要务是维持稳定;据接近中国央行的人士透露,1月4日,央行非公开地摒弃了市场化机制;


这一转变未曾公布,但央行再次回到了根据当局意愿调整人民币中间价的老路上。据接近央行人士透露,央行在确定每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时,不断在兑美元汇率和兑一篮子汇率之间转换,以此引导每日人民币走向;央行新闻处未回复《华尔街日报》的置评请求。


尽管,据我们了解,所谓的“闭门会议”并不神秘,而是十分常见的一种研讨模式,本身更像一场沙龙,参会人员的发言一般只代表个人意见,与所在机构关系不大。而且,非央行的与会人员从来没有达成过一致意见,从来都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当下,在国内股市、楼市都出现风险隐患,而外部美联储加息动向日渐活络的环境下,中国维持自身货币政策稳定性的难度越来越大,类似的“不同意见”也会越来越明显!进而加剧整个市场对未来经济和金融市场走向的分歧与不确定性!


恰在此时,“权威人士”所谓的经济“L型”走势,得到了一些5月“前瞻数据”的佐证,加大了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忧虑氛围——


一些来自针对企业的调查数据好坏不一:World Economics的销售经理人指数由51.3微升至51.6;国际市场新闻社(MNI)企业调查指数由50.5 下滑至50;民新PMI指数停留在萎缩区域;卫星制造业指数依然停留在代表形势改善和恶化分水岭的50关口下方;百度中小企业景气指数基本持平……


而更令我们忧虑的,仍然来自表现低迷、但占据整个固定资产投资60%比重的民间投资情况,尽管国务院采取多种措施,且派出督查组到各地加大落实对民企的扶持,但如果连华为这样的龙头企业都面临“营商环境”的困扰,众多“小微”情况只可能更严峻!


而被中央政府视为“拯救民间投资主力军”的地方政府,现在更多的心思却放在如何更多的收税,乃至如何更好的炒热房地产,尽可能多的再享受一次“卖地收入回升”的“小阳春”……


随着税制改革的推进,缺少资金的地方政府正想方设法增加财政收入,据悉,有关细节将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陆续出台——


有消息称,根据在北京参与讨论的前政府官员和税制专家的提议,这些措施包括将养老金计划交给中央,将消费税收入从中央划归地方财政,或允许各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开征新税等……


与此同时,随着部分地区楼市的再度火爆,地王再次频现,而拿地者仍然以国企和上市公司这两类“能够更容易获得融资”的企业为主,部分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再次盆满钵满……


估计也正是这种局面,促使决策层及其智囊机构,在近期密集的到各地调研,以厘清一季度经济增速“暂时企稳”后,中国经济和金融的现状,以及需要采取的应对措施——


近期,习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分别前往黑龙江与湖北调研经济发展。李克强在湖北先是到十堰考察了东风汽车公司,还到当地农商银行考察了营改增,并且前往市民服务中心了解简政放权的落实情况。随后,李克强又前往武汉视察武钢,在今年年初已经关停的二炼钢3号转炉前停留了较长时间。


同一时间,习近平则到黑龙江伊春市考察了伊春生态经济开发区规划展示厅、蓝莓产业园、上甘岭林业局、溪水经营所林场等,表示林区转型发展既要保护好生态,也要保障好民生。


与此同时,最近10天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国研中心)多位部级研究员赴京外调研。在接近年中的时间点上,“智囊”们集中离京用意其实很明显,就是要为下半年的政策把好脉——


国研中心主任李伟调研福建;副主任王一鸣调研深圳,主题是“经济体制改革”;


国研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许召元视察工业4.0进展,而国研中心主任李伟也在福建视察了新能汽车行业进展;


此外,国研中心副主任张军扩调研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推进的情况……


总结


我们认为,尽管中长期的战略,习总书记以及“权威人士”都已经通过相关的政策和讲话表达得相当清晰:那就是中长期的战略方向仍然是转型、改革、升级!手段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就是所谓的“三去一降一补”;


但具体到短中期,尤其是究竟如何让各地方、各部委“落实”相关改革政策,又不至于因此让实体经济的增速受到过多的压力,这一点上,市场尤其是个执行机构似乎仍然不太明确,方法不多,心态不稳,至少,在我们看来,各方面呈现出的更多是“疑虑与困惑”,些许“正能量”的声音,也是“口号”多于“办法”。


中国经济和金融整体上都处在“改革闯关前的逡巡不前”的状态,亟待一些标志性的事件或力量来打破当前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闷与困顿”(或者前进、或者后退)!


回到股市问题上,我们近期的判断仍然是,历经五月下跌,截止当前,或有一次反弹机会在本周发生的概率较大,空仓者,可提高仓位到3-5成。但本内参不改中长期看空观点。


但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修复,本身基础并不稳固,而整个宏观环境的僵局,势必压制这种“修复”的预期。


来源:跟我读研报(微信ID:FollowmeRR)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