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快讯]

事关中国经济前途的三大分歧

浏览:8320 评论:0
2016-5-6 19:42:42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1


如何看待眼下的中国经济,现在分歧很大。


在乐观者眼中,V字反弹指日可待,经济政策已经在一季度初步显灵;而悲观者则不以为然,“经济底部不是想见就能见”,现在可是如临深渊,惊涛骇浪中要小心小船翻倒。


乱花渐欲迷人眼。仔细审视近期各方对中国经济的解读,会发现其中存在着三大议题:


  • 一季度数据转好,是开始筑底反弹,还是不可持续的打鸡血结果?


  • 为了经济刺激,是否经济改革被遗忘了?


  • 债务问题危如累卵,它会引爆经济海啸吗?



2


经历2015年的持续下行,对于2016年,很多人期待剧情上演反转。第一季度的数据如何,是最重要的风向标。


结果出来,一季度的经济增速6.7%,高于6.5%的底线。发改委发言人颇为得意地用“开门红”来形容一季度经济数据。


房地产市场回暖带动投资、用电量增加显示生产活力复苏,出口激增,结束长达9个月的颓势,种种迹象,似乎都在告诉说明:中国经济这艘巨轮正在重新提速。


不过,如何判断1季度的表现及往后的走向,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刘世锦,这位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的意见在乐观者中颇有代表性。他认为,中国经济经过6年的回落以后,现在已经非常底部了。估计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就会触底。


刘世锦的判断,与3月份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在中国发展论坛上的的一句话不谋而合,他说“今年攻坚克难,可能明年就海阔天空”。


总理李克强的乐观判断也意在向外传递信心,“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运行开局总体平稳,而且出现一些积极变化。我们推出的一系列政策效应所显现的成果,正在不断的累积。 ”


不过,相对于这些乐观的判断,审慎的声音也大量存在。


比如经济学家吴敬琏,他说:“今年1季度的刺激强度可能是历史上最强的,可是增长率比去年4季度又下了0.1个百分点。”经济学上的“投资回报递减规律”的负面后果在一月份显现无疑,还会继续拖累增速,后续的反弹可能性较小。


“我认为中国经济形势是在持续的下滑中。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已经至少出现过4次季度反弹,最大的一次有0.4个百分点。但最终又都跌了回去。”这是来自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的声音,其实他的看法和吴敬琏异曲同工,即靠强刺激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


外国投资机构也持有相似的立场,无论是摩根士丹利、法国兴业银行还是野村证券,都倾向认为这是靠信贷支撑的投资拉动型经济,因而复苏不会持久。问题仅在于,政策刺激效果在多久后平息,可能是三个月,也可能是半年。


一季度的数据反弹,恐怕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会迎来V或U字型的反弹,它更像是强力拉伸的L,但下面的底部没有停留太久。



3


如果说一季度的漂亮数据是靠政府“有形之手”托举出来的,由此引发出第二个争议:是不是经济改革已经在淡化,旧模式在死灰复燃?


英国金融时报近期便以“中国寻求经济刺激与改革”为题进行报道,对决策者来说,这是一条微妙的钢丝绳,两边都要保持好平衡。


如果你去看看四月份习李与经济相关的活动,会发现有一个词贯穿始终,那就是“新经济”。


先看习近平:


  • 4月18日,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三次会议,讲话中出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形成经济增长新机制”。


  • 4月19日,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发言中有“经济进入新常态,新常态要有新动力,互联网在这方面可以大有作为。”


  • 4月26日,考察中国科技大学、中科大先进技术研究院,强调产业变革需要创新。



再看李克强:


  • 4月1日,到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考察并主持召开座谈会,主题是“全面实施营改增”,以减税为新经济减负的主要目标。


  • 4月15日,在北京召开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和考察北大清华,旨在为新经济培养创造型人才。


  • 4月24-26日,考察四川,听取成都科学城规划,勉励打造“新经济核心区”。


在同一个月内,国家主席和总理先后到大学考察,此前较为罕见,其背后的思量其实就是“新经济”:新经济需要新人才来创造。


可见,加快培育“新经济”,以填补传统产业衰退留下的空缺,在主政者看来越来越急迫。


不过,中国经济的复杂性正在于,一边是“新经济”尚未成熟,另一边为了稳增长,不得不同时放松信贷,为失去竞争力的传统企业输送药丸,延续其生命力。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便在四月份指出,一季度中国经济之所以有起色,主要原因是“房地产重现疯狂+基建王者归来+出口触底反弹+金融业贷款放量”。


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出口,都是上一阶段的传统经济支柱,它们既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拦路虎,又是稳增长的救命稻草。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担心把救命稻草抓得太紧,从而失去了壮士断腕的改革勇气。


学者余永定甚至在近期的演讲中警告:“中国经济可能存在一个恶性循环,这个恶性循环的起点是,信贷扩张支持的过度投资。”


法国兴业银行的一位经济学家也指出同样的问题:“这是旧模式下的信贷支撑的投资拉动型经济。刺激的结果就是高通胀、资产泡沫和产能过剩。”显然,长久维持下去是不可能的。


这是一场无形的赛跑。一方是艰难待产的新经济,一方是迟迟不肯退场的产能过剩企业,中国经济转型的悖论就在这里。



4


债务问题会引爆经济危机吗?


3月22日,香港大学经济学教授许成钢在一次演讲中警告,高杠杆率是中国经济最值得注意的危险变量,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金融危机的前期一定是高杠杆率。高到一定程度就非常不稳定了。杠杆率越来越高。真正可怕的地方是:明明知道却解决不了。”


“300%的杠杆率虽高但没有那么坏,动态的看,增速太快,6年以前才只有76%,6年后已经增至282%,短时间里变这么坏。最近几年,政府想了无数办法去杠杆化,但越喊,增速越快。事实上,2015年9月一个月新借了6万亿人民币的债,相当于总额的10%。照这种速度发展,岂非非常危险?”


许成钢认为,高杠杆率无法解决的根源是“软预算约束”。“因为软预算约束,国有企业才能继续借到钱。地方政府为了维持发展数据的好看,明明高杠杆率了还是会持续给国有企业钱。你中央政府要考核我,我要升官,我借多少钱,也都得做到这个数据好看,反正亏了中央救我!而法律法规都没有对它进行约束。我这里称它为‘投资饥渴症’。” 


债务问题,会不会成为引爆中国经济危机的一颗炸弹,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目前从多位专家的观察来说,中国企业债务高企最值得担忧。


从近期的公开报道中,与许成钢教授持有相同观点的人还包括:


  • 英国金融时报副总编马丁•沃尔夫。他在三月份发出预警:“中国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达到甚至超过美国的水平,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中国负债程度就会达到历史上各国前所未有的水平,而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 曾成功预言日本没落的纽约大学学者Smith四月份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讲到:“日本当年积累的不良债务最终拖垮了经济。中国遵循了日本的经济发展模式,如今可能和日本当年一样,面临一场难以控制的金融危机,这恐将令其成长为下一个亚洲超级大国的愿景蒙阴。”


当香港、英国、日本三地经济学者在同一时间向中国经济发出预警,并且指出最大危险就是债务问题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想遭遇“温水煮青蛙”的惨烈结局,就不能不认真对待这一重要信号。


5


目前中国拥有充足的外汇,政府控制着银行,偿债能力良好,因而还有较大的空间化解债务问题等诸多挑战。如果新产业能快速崛起,为中国经济提供新动能,到时又是一番新气象了。

 

正如马云四月份接受香港南华早报时所说:

“未来三五年中国经济会面临挑战。经过三十多年的增长,花几年时间调整方向也是合理的。中国经济现在的增长速度是7%,有人认为实际速度可能只有5%左右。但就算这样,现在全世界并没有一个规模相当的经济体以这样的速度发展。如果可以保持就业稳定,经济就不会有问题。


今天中国经济一方面是传统的经济开始在下滑,但是服务、消费、高科技经济在增加,这给年轻人带来巨大的机会。物流及快递行业也为低技术工人创造了大量职位。”


中国正在从投资型经济转型消费性经济,过程注定艰难,但如果能化险为夷,脱胎换骨,前景无疑充满想象空间。


来源:智谷趋势(微信号zgtrend)
作者:严九云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