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快讯]

人民医院请允许人民办,好吗?

浏览:22553 评论:2
2016-5-6 15:08:24 来自随手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都知道看病难看病贵,公立大医院人满为患。但你知道公立医院有多少优秀的年轻医生枯坐冷板凳,眼巴巴等待上岗独当一面?有多少医学院优秀毕业学生进不了稍有规模的医院?


这样说来,显然是有规模的医院数量不够,现有大医院医生门诊岗位、手术台与病床床位不足。但你又是否知道,有多少社会资金想投资,却找不到地方建医院,拿不到审批建医院的立项批文?


资源如此严重不匹配,毛病在哪?答案是:


体制内,公立医院内部衙门化,论资排辈,圈子山头,以职称评定、关系亲疏等权力化手段,压制青年医生获得上岗机会。这与大学衙门化、压制青年老师的情形相似。


体制外,政府人为限制竞争,排斥私立医院,袒护公立医院,以及权力寻租。开办私立医院,从审批土地、各项手续、资质评定、医生职称,统统控制在政府官员手中,官员一夫当关,民企万夫莫开。中国政府有着控制私立医院开办的最有力手段。办医院需要较大面积的土地,而中国土地全部归政府,政府仅凭卡住土地这一招,便让无数创办私立医院的投资计划,胎死腹中。因此长庚医院一直无法进入上海,复星集团费多少心力还难以独立开办出独资医院。


于是,中国私立医院便更多的只能以向公立医院承包科室、设备合作等方式,在夹缝中艰辛成长。凭着中国民营企业家的顽强与坚韧,也由于公立医院体制的极端僵化,包括莆田系在内的民营医院,逐渐占据了主要属底端医疗市场的部分份额,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底层百姓姓的看病难问题。同时也出现了许多行贿、坑蒙拐骗现象,受到广泛指责。


中国民营医院一直无法正常发展壮大。

 

图片来源于网络 

医疗体制改革的呼声喊了多年,一个公立与私立都自由发展、公平竞争的医疗市场,却一直未能形成。魏则西之类的悲剧,其实每天都在中国上演,只不过魏则西是能够在网上发贴的大学生,于是偶然地进入了媒体的视野,国人一直以来对互联网控制的不满,与对医疗难贵等各种乱象的怨恨,就此被一并点燃激发。


不幸的是,这一事件,竟然被舆论与政府引导,成为反市场化,让政府进一步加强对医疗市场的控制、加强对民营医院的打压的理由。


说政府有意利用魏则西事件,加强对医疗市场的控制与对民营医院的打压,并非毫无根据,2016年4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刚刚颁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国办发〔2016〕26号文件),九千多字,通篇却没有一条关于发展私立医院的规定和措施。通篇主要只有围绕公立医院怎么管理、政府医疗支出怎么控制这两大内容。一位公立医院院长对该文件的解读是:公立医院又增加了一个婆婆(在卫计委之外,再增加一个由政府负责人牵头,政府有关部门、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以及其他利益相关方组成的管理委员会),政府财政减少了一些拨款(医药控费,目标是卫生总费用增幅与本地区生产总值的增幅相协调)。其余内容从第一条“全面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到第十条“加强组织实施”,了无新意,基本是老调新弹。这样的“体制改革”,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有企业经营承包责任制的层次,在公有体制内打圈圈,即便认真实施,其结果也可想而知,不可能有什么根本性的改革突破与创新。


中国医改已喊了很多年,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未见缓解,一方面优质医疗服务严重不足,大医院人山人海,名医门诊一号难求,靠黄牛倒卖。同时医患关系紧张。另一方面体制内优秀青年医生没有机会上岗,规模较小的公立医院资源也大量闲置,基层公立社区医院门可罗雀,医生已成为没有吸引力的职业。


今年五一节魏则西医疗事件发酵后,国家卫计委的一系列加强管制措施接踵出台,于是武警北京二院全面停诊,国家卫计委禁止医院出租科室。从国务院办公厅的26号文件,到国家卫计委的这一系列措施,只会导向一个结果:中国医疗的市场化改革,停滞甚至可能倒退。


真正的医疗改革,只需学当年朱镕基总理的国企改革,对公立医院,抓大放小。减少对医疗市场的管制,放宽对私立医疗的准入门槛,真正引入市场竞争,变政府调节为主为市场调节为主,放开医疗服务市场,多建民营医院,便可迅速缓解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同时,互联网技术推动的线上看病,远程诊疗,与慢病分类管理等,也在逐渐地改变人们的医疗服务习惯。新技术将带来新的医疗服务革命。这需要政府减少限制,适应变化,推动科技进步,让新生事物有成长完善的空间。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中国医疗市场不是监管不严的问题,而是负责市场监管的政府自家开公立医院,设立过高门槛,不让私立医院顺利开办。中国医疗市场没有真正的自由竞争,政府本该是监管者,做裁判员,却自个上场独霸球场自个玩,别人要上场踢球,还得花钱加盟挂靠在政府办的球队。这与政府为维护三桶油垄断地位,压根不让民企经营油品一样。这种情况下,说医疗市场监管不力,根本是伪命题。真正的问题是,公家独霸、不允许自由竞争的“市场”,这还不是真正的市场——中国至今还缺少自由竞争的医疗市场,而不是市场监管不力。莆田系是在这畸形体系下,从夹缝里生长出的市场萌牙,虽然带着一些污垢血腥。但如赶尽杀绝莆田系,又不放宽对民营医院与外资医院的进入限制,中国只能彻底回到计划经济时代,医疗服务只会更缺乏,更短斤缺两。


我的具体政策建议:


大幅放宽对医疗市场的准入限制,政府在土地规划与供应方面,硬性增加医疗用地指标与实际供应量,允许民资外资进入,减少开办医院的审批环节与审批难度,大幅放宽专业医院、小诊所的准入限制,放宽对开药店的市场准入,取消医院等级评定与医生的职称级别评定,让市场来评定谁好谁坏。


如果专业诊所、小诊所、私家药房遍布,每个县市都至少有一家上规模的民营医院,允许民间自己为自己提供医疗服务,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才能缓解。如果魄力更大一点,一个县市范围内唯独一家公立医院独霸的,以反垄断规则强制拆分,或私有化,如仇和在宿迁做过的一样,则中国的医疗市场,可迅速发展起来。魏则西之类的悲剧,才可减少。


我们不妨对照学一学同为华人社会的台湾。台湾现在的医疗服务水平,排在世界前列。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台湾也是公立医院一统天下,也是大医院人满为患,送红包托关系,医患关系紧张。但1975年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实际掌权,自1976年开始鼓励民资投资医院,王永庆以他父亲名字命名的长庚医院,开办几年后便声誉鹊起大受欢迎,名利双收,激励大批民资进入医疗行业,打破了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同时政府适时推出包括限制公立医院发展规模,建立医疗网,限制公立医院的服务内容,将除了肺结核、麻风病等一些传染性疾病外,一般的常见病诊疗服务,民营医院能做的,公立医院尽量少做,以平衡公私医院的相互竞争能力。


于是,有了台湾现在享誉世界的医疗服务水平,台湾百姓以较少的代价,便可享受世界一流的医疗服务。台湾医疗还吸引了世界各国人专门到台湾看病治疗。


台湾土地私有,所以一放开人为限制,私营医院便如雨后春笋冒出。目前私营医院占台湾医疗市场80%。我们要给民营医院更大的发展空间,首先一项,政府须留足医疗用地,给民营医院一个地理上的空间;同时放宽各种手续审批限制,给民营医院一个自由发展的政策空间。这才是中国医改的正确途径。


资本总是逐利的,中国已不缺资本,市场经济下如某行业服务长期短缺,一定是政府人为限制的结果。所谓供给侧改革,应当从百姓最迫切需要的民生问题开始,医疗与教育,是中国目前行政控制最严密的领域,也是市场化改革最须发挥作用的领域。中国医改已刻不容缓。


一个地方政府医改是真改,还是假改,不必玩文字游戏,就看具体数据:这里到底划出了多少亩地给民营医院?这里有几家民营医院顺利开张? 


来源:经济学家告诉你(微信号economists520)
作者:陈天庸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