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条,贬值;一百年来货币错误的管理:世界经济正由流氓领导

浏览:107 评论:0
2016-4-26 11:13:57 来自内容 来自手机 [ 复制链接 ]
从一开始就迷失 地狱必定为现代主流经济学家们留了一些黑暗的角落。因为他们用他们的有效市场和现代投资组合管理理论带来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泡沫,却又无法看清其本质。结果,当麻烦降临时,他们使情况变得更糟糕。然而这些经济学家们并没有在一件潮湿的牢房里赎罪,而是支撑到了舞台为自己庆祝。 

 
凯恩斯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专家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在发表于《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非常容易发生于2009年、却没有发生的最严重萧条——是世界欠经济学的贡品。”
   
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 

恭贺主流经济学家们(包括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在内)未能预测到他们自己提出的建议所造成的混乱。这些人的厚颜无耻简直令人钦佩。毫无疑问,他是对的,这的确很难预测,事实上,经济学是一门和预测毫无关系的科学,然而任何一个没有预测到2008年危机降临的人就一定和蝙蝠一样瞎。连家庭主妇都知道危机将来临,但是非常多著名职业经济学家和决策者们却明显不知道。这些人又恰恰坚称他们知道如何应对。结果是,他们创造出规模更大更严重的混乱。 

我们从一开始就迷失了,试图解读这句话。它就和它背后所隐藏的自负一样复杂、幼稚。之后,萨勃拉曼尼亚又开始设置舞台道具: “2008年,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经济学作为规则以及经济学家作为有用的政策策士的声望看起来都无可救药地崩塌了。当伊丽莎白女王明确地提出‘为何没有一个人发现危机将降临’这个问题时,她捕捉到了这一情绪。毋庸置疑,尽管有少数几个唱衰者正确预测到了黯淡的前景,但整个经济学界遭遇了惨败。” 

 
伊丽莎白女王 

接着他全然不顾女王提出的这个敏感问题,继续写道: “但是危机总会发生,即使如雷因哈特和罗格夫教授所编目的那样有一定的周期性,它们的发生时间、形式和起源也难以预测。” 

当然,记录并没有显示危机难以预测。任何一个笨蛋都可以预测到它的降临。但是那些对危机贡献卓越的预测者们却用自己的蠢话蒙蔽了自己。尽管如此,萨勃拉曼尼亚仍认为他们以回应危机的方式为自己辩白。 

“在货币政策上,伯南克恪守在米尔顿·弗里德曼90岁生日宴会上许下的诺言——‘就大萧条而言,你是对的,我们是这么做了,对此,我们深感抱歉,但是多亏了你,我们不会再这么做了’。作为大萧条的杰出学生,伯南克发现了不再这么做的常规和非常规方式。在其采取一系列干预措施期间,美联储变得类似于苏联国家银行,更像信贷的微观分配者,而不是宏观经济政策的统筹者。

“ 这可能不是伯南克有意证明的,但是美联储确实像苏联时代的国家银行——操纵、干预以及微观管理经济,直至其毁灭。 

有趣的是,萨勃拉曼尼亚甚至没有注意到美联储与苏联国家银行的相似之处。当然这些相似点并不仅仅在2008年危机爆发之际才浮现出来。美联储正是“苏联国家银行”。后者是社会主义国营中央计划机构。还有什么呢?不要被一些经济学家经常说的“美联储是私有集团”的论断所误导。美联储的章程来自于政府,其管理委员会是政府指派的人组成的。它是银行集团和国家之间的桥梁,但是如果没有政府,它将不复存在或没有任何权力可言。 由流氓领导 与此同时,国会也进行着一些苏联式的管理。它现在是国家最大的汽车公司和最大保险业务的所有者: “他们承袭昔日学术作家(凯因斯大人)的理论,并提供了大量商品和服务的公共需求,而商品和服务的私人需求早已坍塌……” 

 
马丁·沃尔夫 

当12月30日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再次召唤凯因斯的亡灵时,我们顿时喘不过气。而沃尔夫想到“如果金融当局没有采取果断的行动,那么情况将如何恐怖”时也不寒而栗: “在这样的时代里,我们不能把文明的幸存视为理所当然。我从未如此强烈地感受到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对经济学家们的影响,他们不是文明的捍卫者,而是文明的可能性的捍卫者。“ 对凯因斯是流氓有疑义吗?在任何人靠当经济学家谋生前文明早已传承了数千年。危机来来去去。 

例如,在19世纪,1819年、1837年、1857年、1873年以及1893年的经济萧条之后人们都仍处于恐慌之中。然而没有一次萧条看起来值得用“大”这个字加以修饰。成百上千家银行倒闭。文明看起来并不在乎。富人、有权势之人和其它人一样毫无怨言地忍受着煎熬着,大多数人还乐于看见这一切,商业继续发展。
   
宣布《联邦储备法案》通过的新闻 宣布《联邦储备法案》通过的新闻标题是“有助于商业的一个建设性举措?”。在这个“建设性”机构的管理下经济仅花了15年时间就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灾难。 

1913年的平安夜,国会通过了《联邦储备法案》,设立了美联储。也就从那时开始经济学家们用手掐住了经济的咽喉。当时美元的价值和前100年的差不多。 

现在,又一百年过去了,1美元仅值一百年前的3美分。继经济学家们在美联储就位仅过去十五年,一场美国就发生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然而,在政府经济学家们出谋献策后,情况变得更糟了。
   
一百年过去了,1美元仅值一百年前的3美分 经济大萧条可能是一场意外,但是美元的贬值一定不是。这是政策问题。由凯因斯领导的经济学家们抱着这样一个想法——他们可以通过创造虚幻需求刺激经济发展。金本位制成为障碍,那么就像舍弃一个坏邻居一样将其舍弃。 

首先,暂时性的,之后,区域性的,再之后1971年,完全。首个消费信贷繁荣发生于20世纪20年代,导致了经济大萧条。截至20世纪80年代,也就是五十年之后,美国人已经完全丧失了对债务的恐惧。消费信贷再次繁荣。 

之后,泡沫形成。经济学家们不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他们很少会知道。但是他们却已经创造了持续了一百年的消费信贷洪流。现在,他们为自己庆祝,一个个家庭沉下去了,但是文明仍在。

来源:今日全球头条(微信号ifeng_igold)

声明: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